存档

2014年9月 的存档

小米新产品曝光:万万没想到会是它,自行车

2014年9月28日 没有评论

今年7月,小米CEO雷军在微博上晒出了一辆碳纤公路自行车的照片,从那时起小米要进军自行车产业的传闻便不绝于耳。近日,有消息人士称小米要做自行车的消息属实,并透露小米已经收购了一个业内团队,而“小米单车”最早在今年年底就能问世。

小米新产品曝光

小米新产品曝光

    微博晒图引热议

    科技行业在发布会前流行保密文化,以保持新产品发布时的惊喜,但也有品牌喜欢在发布会前故意放出一些有关新产品的消息,以提升讨论度和媒体关注度,作为新品预热的方式之一。今年小米手环正式发布前的一个月内,雷军就曾数次发布有关“手环”的文字微博和照片,在头像照片中甚至可以清晰地辨认出雷军手腕处佩戴的小米手环。这样自己提前大方晒出新品的行为在科技圈实属罕见,也不得不让我们对雷总的微博“刮目相看”。

    雷军曾在微博中多次表现自己对骑行运动的热爱,在其11-12年间发布的多条与“骑行”和“自行车”有关的微博中,可以看到有两辆车经常伴雷总出镜,分别是捷安特的中低端山地车和梅赛德斯奔驰的全避震山地车,而后者整车售价达3299欧元,约合人民币3万元。

    今年7月,一直以山马党形象出现的雷军突然在微博晒出一辆没有任何品牌标识的碳纤公路自行车,还配文与手机对比重量,一时间引发了全民大猜想——小米要做自行车?还是要用碳纤维做手机?

    小米单车长啥样

    从微博中曝光的照片中看,这台公路车除了车架和轮组使用碳纤材料,在零配件和整体设计等方面并没有特殊之处。据消息人士称,微博中的公路自行车只是研发过程中的样品,最终成品并没有使用碳纤。虽然样车可供参考的地方不多,但还是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固定在车头碗组顶部的手机支架,二是后下叉整合在车架内部的无线码表感应器。

    小米要做自行车,自然是要与小米现有的资源相整合,而自行车的码表感应器就相当于小米手环的“计步”功能,再配合对应的手机软件,就可以让手机变身专业的骑行码表,再配以健康、导航、轨迹记录、社交、防盗等功能,凭借小米强大的软件实力和品牌号召力,必将率先秒杀一大片同类型的手机App。

    不过美骑网认为小米的第一款自行车不太可能是专业的运动自行车,定位应该以城市休闲和通勤代步为主(如捷安特旗下的莫曼顿)。自行车产业与手机产业类似的地方在于,大部分关键零部件都需要从外部采购(如手机的处理器,自行车的传动变速套件),但是专业运动型自行车使用的高级别套件的价格动辄几千上万,对于主打极致单品和高性价比的小米来说并不合适。而以通勤代步为主的自行车对这方面的要求则会低一些,部分主打潮流简约的类死飞型自行车甚至只需单速传动,如此一来更有可能造就高性价比产品。

    小米自行车首先面对的消费人群一定是小米手机的用户,这部分用户的特点十分鲜明:学生群体占比高,人均收入偏低,部分具有极客范的互联网爱好者,喜欢探索新奇事物。综上,小米自行车的价格应该会定在2000元以下,会不会是我们熟悉的1999呢?不过也不排除小米打造一款799、699元的单速代步车迅速杀入低端市场。

    小米新产品曝光:万万没想到

    为什么要做自行车

    从软件做到硬件,小米在品牌经营中彻底贯彻互联网思维,成为近年来中国消费市场中最大的一匹黑马。今年8月小米超越三星,成为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最高的国内手机供应商。小米每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都会使这个领域彻头彻尾发生颠覆,小米手机将价格高高在上的智能机拉下神坛,移动电源电视、路由器、手环,每一款新品都足以让行业中原有的佼佼者陷入噩梦。那么这一次,小米能否能颠覆自行车产业,小米做自行车究竟是想做什么?

    小米之前虽涉足多个领域,但始终还是以个人消费级数码产品为主,前段时间曝出小米参与打造智能家居,但是整体难度和实现成本可想而知。种种迹象表明,小米并不满足于在消费数码领域发展,小米的终极理想是以小米手机为核心,打造线上线下的小米生态圈,全面覆盖普通人的衣食住行,说到这里自行车便成为一个相对合理的存在。雷军曾在微博上透露自己的三大运动爱好:徒步、骑行、滑雪,徒步已经通过小米手环实现,滑雪则太小众化,而自行车本身则有大量群众基础,还符合绿色出行、健康运动的理念,近年来骑行运动发展迅速,自然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通过小米手环,小米已经顺利跨入运动健康领域,在这个大概念下继续前进,自行车便成为小米的不二之选。

    自行车作为传统制造业,从研发上看没有消费数码领域那般知识密集,在生产上也不会严重受限于零配件(元器件)产能。电子化智能化的理念在自行车产业中喊了多年,但是受制于传统制造业的缓慢发展,仍然停留在纸上谈兵的概念阶段,与消费数码产品更新换代速度相比,自行车产业还以养尊处优的心态将视野停留在行业内,慢慢规划自己两三年后产品,对于行业外新技术的容纳与合作并不积极。而小米最擅长的便是在新领域的颠覆和生态圈的融合,小米此番进军自行车领域,正式向以自行车为代表的传统制造行业敲响了警钟,如果能率先在自行车行业撕开一道裂口,那就意味着小米同样有涉足其他线下产业的实力。

    小米表面上做自行车,实则在建立自己的线下生态圈,自行车只是相对容易操作的样板,无论最终成果如何,都应该引起业内人士的重视。

分类: 3电动设备 标签:

Me-Mover 代步车

2014年9月28日 没有评论

自行车发展了这么多年,衍生出了许多细分品种,但整体结构并未有太多的变化。而在丹麦的哥本哈根,出现了一款创新的骑行工具 Me-Mover,它不仅延续自行车轻便小巧的特性,在运动锻炼上也会获得更好的效果。Me-Mover 的前半部分和自行车一样,拥有把手和刹车,但后面则靠两个独立的轮子衔接,三角连接处并不是固定的,这使得后面的轮子可以上下起伏,在拐弯的时候,两个轮子的高度也不同。

这款车没有座位,每个轮子都是单独控制,上面都有一个脚踏板,它的工作原理类似漫步机,不仅仅是需要踩下踏板,还要把踏板再带起来,这时候踏板上的皮套就发挥了作用。骑行过程中,两脚要交替上下,这样更便于发力,此时人身体还要保持平衡。

另外,由于没有座位,你必须身体直立,这对你的脊椎和后背是一种锻炼。当然,站得高看得远,你的视野比普通自行车更好,车也更容易发现你。

由于运动幅度较大,相当于你在骑行 Me-Mover 时就进行着全身的有氧运动,这比跑步获得的运动量要大得多,在实验室的测试中也发现,Me-Mover 比普通自行车对于肌肉的锻炼要高 40%。

Me-Mover 像是自行车与滑雪的组合,也容易让人想起 Segway,不过相比起后者,Me-Mover 更容易让人接受,因为它脱胎于自行车,简单、易上手,更接地气,还可以折叠,在都市中很有用武之地。

Me-Mover 正在 Kickstarter 上筹资,最低 899 美元可获得一台,目前已经完成了筹款目标,即将在 9 月份首批交货。

分类: 3电动设备 标签:

“青年菜君”:合伙卖半成品菜获千万投资

2014年9月27日 没有评论

下班回家出地铁口,到门店取上预订好的半成品菜,到家炒炒煮煮,半个小时之内就能吃上可口的晚餐。这是一家以O2O(Online To Offline,线上到线下)模式销售半成品净菜的创新企业,名为“青年菜君”。
        8月初,开业仅半年,就获得了梅花天使创始合伙人吴世春与九合创投创始合伙人王啸联合提供的千万元级A轮投资,这是他们获得的第二笔天使投资了。
        任牧、陈文、黄炽威是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的2004级的学生。2013年,接近而立之年的3人纷纷辞掉年薪十几万的工作,创办起了“青年菜君”。
        “北京就是一晚餐选择的荒漠。”和许多创意萌发的起点一样,3人从自身经历出发,观察社会,看准市场,迅速出击。
        作为20到35岁的白领上班族,也是北漂、北京第一代移民的年轻人,爹妈不在身边,最头疼的就是三顿饭。“每天必须碰到,频率太高了。”这个最大的痛点促使依靠吃外卖、小摊凑合的3个年轻人走上了创业之路。
        2013年9月底,陈文率先有了想法,随后3人开始研究商业模式、做市场调研、开拓利润空间、落实各种细节。经过一个多月,摸清了电商平台、中央厨房、地铁店面渠道等匹配的资源,11月,在北京北五环外的一家民宅里,他们开始全情投入。
        “青年菜君”囊括了各地菜色,多为平价家常快手菜,以满足用户“花合适的价格,用较短的时间,操作简单,快速吃上晚饭”的最大需求。他们发现,最核心的典型用户竟是有一学龄前儿童的三口之家。
        库存损耗以及最后一公里的冷链宅配是目前生鲜行业中比较难解决的两大问题。针对这两点,菜君的商业模式是提前一天下单,见单采购,尽可能消灭库存;利用高产出的干线物流和用户自提来规避高成本的配送到家。
        上周,“青年菜君”参加了中国互联网大会“梦想者”移动互联创新创业大赛,拿了第二名。今天,又在杭州参加了创新中国DEMOCHINA2014的总决赛。对于创者者来说,这样的比赛是获得投融资比较好的渠道。
        与此同时,也有“上来就采取自提点、实体店的模式太过沉重”、“渠道方面的工作量过大”、“菜品品质把控、食材来源需要改善”等担忧的声音。合伙人之一的任牧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们承认这样合理的担忧,“这需要我们蚂蚁啃骨头式地一点一点解决。”
        在很多事情上表现出自己的态度和立场,是80后团队自有的一种腔调。在任牧心中,“青年菜君”是一个有梦想、有态度、有情感、有趣味的“四有青年”。鲁甸地震后,团队将一周的销售收入近1.5万元,加上自己的钱,凑成3万元整捐向灾区。而在即将到来的中秋节,菜君为每个网上订餐的用户准备了月饼,以及一封手写的长信。他们希望在举家团聚的时刻,能把用户当成家人。
        从目前保留的一个地铁口店面来说,“青年菜君”能够辐射到的区域有限,网站的注册用户也只在千人左右。这样的数据,让任牧挺不好意思拿出手。但他觉得一个自提点能覆盖1000个线上用户,还挺牛的了。未来,“青年菜君”计划在北京覆盖30个地铁站,超过700家社区便利店。
        来自济南的任牧、南京的陈文、东莞的黄炽威在大学结为好友。这个九月,他们三人相识整整十年。负责菜品研发的任牧是一枚吃货,每样菜品萌萌的创意介绍出自他之手。介绍团队时,调侃合伙人毫不嘴软,他说,10年好基友,3人性格互补,已是翘个尾巴就知道拉什么屎,拍完桌子立能马和好的关系。3人无论在各自擅长的领域,还是性格上都挺搭。
        作为当年的校园诗人,任牧把他们的经历涵盖成了这样一首打油诗:人大校园共寒暑,十载基友性互补,苦逼北漂知用户,再赴创业新征途。
               
对话任牧
        澎湃新闻:项目最初的创意是从何而来?
        任牧:我们仨自己每天都有深刻的体会,下班之后,就是不知道吃什么。我常常在地铁口,看到那些“成都小吃”、“驴肉火烧”、“云南米线”,很可能就钻进去吃一顿就回家了。有的时候,我正吃着外卖小摊,妈妈给我打电话说,“晚饭吃好点,别在外面乱吃,有地沟油。”我说,“妈,你放心,我晚饭吃得挺好的”。挂完电话低头继续吃不卫生的东西。这种经历,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过。
        有一天我正逛街,收到合伙人之一陈文的一条微信,他说缺这么一个东西,想做。当时我就觉得靠谱,因为这也是我的痛点,随后三人一拍即合。
        澎湃新闻:下决心辞职的时候,对这个项目充满信心,没有过担忧吗?
        任牧:去年11、12月,我们辞职后,原本谈的一笔天使投资出了点问题,那时还挺焦虑的。商量后,我们打算把自己的家底都掏出来。我记得,当时我说,这件事情它一定能成功,如果我们没做成,那是我们自己的原因。当然,即使到现在我们没有全然的把握说能成功,也不知道这市场究竟有没有成熟,但是我们相信能做成,这是特别重要的。
        澎湃新闻:菜君主要的用户是单身男青年吗?
        任牧:我们发现,最标准的用户是家里面有一学龄前小孩的三口之家。首先,孩子太小还不能带出去吃饭;其次,孩子对食物要求高,在家做更放心。
        原来也没想到,单身男青年们基本不做饭。他们知道这东西方便,也知道小摊不卫生,但该吃还是吃,就是懒,没辙。而单身女青年就有可能是菜君的用户。
        澎湃新闻:在起步阶段,你们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任牧:一开始,许多人还完全没有半成品菜的概念,需要有消费者教育和市场培育的过程。此外,我们刚刚送走了非常不喜欢的夏天。天热之后,大家的社交需求更为强烈,不愿意开伙,各种餐饮的替代方案也变多,像大排档、麻辣小龙虾,甚至不少姑娘是不吃晚饭只吃水果的。夏天带来的销售下滑是我们没有预料到的。
        澎湃新闻:那后来是如何来应对这种下滑的?
        任牧:原有用户购买频次的下降使得我们只能努力去扩大用户基数。夏季,我们在线上、线下都做了不少活动。在地铁站外的自提点外,我们架上桌子,支上锅,在晚高峰时现场烹饪。尤其选择特别容易熟,又有香味的菜。大家上了一天班,再经过地铁的搏杀之后闻到菜香味,是很难以抗拒的。(笑)在这样的直观认知下,之前很多匆匆走过店铺的人,被挖掘成了我们的老用户。用这样一系列的活动来对抗夏天带来的自然习惯,我们自己觉得还是一件挺NB的事儿。
        澎湃新闻:获得大笔资金后,现阶段处于快速扩张时期,产生了什么样新的问题?
        任牧:这个阶段,明显感受到了人才的缺口。团队在一些知识和技能上存在空白,比如IT技术、平面设计和社会化营销。我曾为招人打过整整一天电话,很多都聊得挺不错,但听说了我们的办公环境和能给的薪水,都打了退堂鼓。那天结束后,我无比受挫,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特别大的难关。但是,上个星期,拿到融资之后,至少可以腰板比较硬地说,只要你值得,那我们愿意给你开比我们高得高得多的薪水。原来这话说不出口。
        澎湃新闻:这次获得的第二轮的千万级投资是什么时候确定的?投资的契机是什么?
        任牧:其实是8月初确定的。我们获得的第一轮天使投资的投资人是创业工厂的麦刚,他是中国40岁以下天使投资人中数一数二的人物,而且是老江湖,各方面的资源都比较广,在第二轮投资过程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更主要的,普遍在资本市场中,大家对青年菜君的商业模式、创始团队、项目未来市场空间的判断都比较认可,才会下决心来投资。
        澎湃新闻:准备怎么使用这笔资金?
        任牧:一方面是招人搭团队,这关系到生死存亡。市场上,同类的产品也有人做,只不过菜君步伐快一点点而已。我们有很强的危机感和紧迫感。现在,3个创始人的薪水只保证基本的生活费,远低于拥有匹配期权的核心技术人员。
        一方面是扩大更多渠道,增加地铁口自提点的同时,进军小区便利店。社区本身是非常有价值的渠道终端,同时,纳入地铁出行之外的人群,可也可以把用户自提点与烹饪点的距离拉得更近。这周就会有2、3个社区的居民能在自家楼下的便利店取到菜了。年底前后,设备会进驻便利店,这样,上了年纪的人也能方便买到食材。
        澎湃新闻:现在,网页上的菜品是30道?价格区间是如何安排的?
        任牧:菜品库其实已经超过100道了,预计两个月内能扩展到150以上。刚调整了网站,之前挂出80多道菜品,用户可以随意选。现在下调为不到30道,但每周会有更新。其中10道是上周热销前十名,10道时令菜,还有不到10道,主打新菜。能保证用户每天吃俩菜,连吃一个月不重样。
        我们希望用户吃到新鲜的菜,一是保证所有的菜都是当天采购生产加工,没有隔夜菜;二是当季菜,比如秋冬产藕,夏天大家只能吃到陈藕。以前只做到第一条,现在,我们加上了第二条。根据四季人们对食疗的不同要求,也会应季在春天主推去火降燥的菜,夏天注重清热解暑,秋冬多一些温补的菜。
        减少网站上的菜品,对用户而言,减小了选择的难度,对我们来说,也降低了生产采购的难度,有更多空间来提升菜品的品质。
        价格区间在4到30元,主力菜10到20,普通白领完全可以接受。正常食量的一男一女,基本在2个菜能吃饱的份量。人均消费10到15元,其实挺低的了,但能吃得非常好。
        澎湃新闻:白领群体非常看重食材的品质,在把控方面是如何做到的?
        任牧:品控主要是采购、生产和运输三个层面。采购上,我们与做生鲜起家的永辉超市合作,帮忙做初步分拣以及去除农药残留。生产上,中央厨房保证恒温和规范,我们也可以提要求,类似“1毫米粗8厘米长的土豆丝怎么切损耗能最小”。运输时低温保鲜。每天24点截止订单后,在1点之前把当日需要交给供货商,没有菜品的库存。
        澎湃新闻:做到每周更新和扩充菜品库之后,下一步的方向是什么?
        任牧:接下来会推出一些特色的单品和套餐。比如亲子套餐和周末菜谱。相比青椒土豆丝,专门为周末设计部分步骤复杂些、烹饪时间长些的菜品。
        澎湃新闻:走心、腔调、有趣,是你们的营销口号。走心这点怎么体现?
        任牧: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都挺不容易的。我们看中这个城市有家乡没有的机会和舞台,但反过来,这个城市也没有家乡父母的照顾和便利。其实我们让渡了很多生活上的来换取想要争取的东西。凑活的晚餐、粗糙的生活都是直接的后果。菜君愿意通过卖菜的方式,为和我们一样的年轻人做一点事,体会飘着油烟味的家的感觉,亲友围坐一桌吃饭的场景,让远方的父母放心。像中秋节,我们为每个网上订餐的用户准备了月饼以及一封特别长的手写的信,告诉他们,在这个城市没有亲人陪伴没关系,在菜君困难的时候他们选择了我们,菜君也把他们当成家人,过节了,奉上一块月饼,祝他们节日快乐。
        澎湃新闻:你们三个是大学同院的同学,大致是怎么分工的?
        任牧:我原本是做公关市场、品牌营销行业的,因此主要负责品牌推广、市场营销、对外关系、菜品研发。陈文做过神州数码、北大方正销售总监这样的工作,重点负责公司整体运营,包括供应链的管理、IT等。我们觉得陈文最合适做CEO,跟星座也有关系,他是极品的处女座,在工作上是有洁癖的,对数字极有概念,心算能力特别强。而黄炽威之前的从业经历是在咨询公司,他这个人沉默寡言,不善言谈,但做事比较细心,最主要的是极其任劳任怨,主要做的是采购、生产、运输、品质把控这些无比枯燥但又非常重要的部分。所以说,我们其实有点欺负老实人。(笑)除了技术上的短板,我们这样的组合无论在各自擅长的领域,还是性格上都还蛮搭的。
        澎湃新闻:目前卖得最好的一道菜是什么?
        任牧:荤素搭配的都不错,比如说家常小炒肉、榄菜肉末四季豆,都是下饭神菜,操作也极其简便。现在小炒肉用的五花肉片,标准是2毫米薄,一是容易熟,二是油脂能充分炒出,三是口感最为Q弹,都是一遍一遍试出来的。(笑)
        澎湃新闻:菜君会延展到其他城市吗?
        任牧:前期可能不会。还是想先把北京市场做深做透。坦白讲,北京和上海、深圳这样外来人口聚集城市的餐饮市场区别挺大,跟北京比起来,那里的晚餐市场选择真是好太多了。尤其是上海,有特别发达的菜市场文化。
        澎湃新闻:跟市场上同类型的半成品生鲜相比,菜君有个非常好的起点,同时也拥有相对好的发展趋势。你认为最主要的优势在哪里?
        任牧:其实在产品形态上都是半成品菜,最大的不同在于商业模式上的自提。虽然现在,我们在资本市场上受到的关注多一点,跑得略快,但我也不认为这是优势,因为成为靶子之后,会有更多的模仿者和挑剔者。这块的市场太大了,我们并没有把同类企业当成竞争对手,而是“友商”,大家都是小伙伴,我和全国不下十几家做半成品净菜的创业者都有深入的交流,大家都在培养消费者的使用习惯,培育整个市场。我们必须告诉自己,谁跑得快,谁就赢了。
        澎湃新闻:创业并非易事,一个阶段有了成绩,能谈谈最深的感想吗?
        任牧:感想啊,啥时候都不能忘了坚持初心。菜君虽然一路都还挺顺的,但起初真的过得特别苦,未来怎么样也都说不好,甚至也经历过,想着到了明天,账上最后的一分钱被花光,大家应该怎么办的时候。坚持特别重要,在很苦的时候,看不到未来的时候,坚持。现在的工作压力可能比以前更大了,上周我平均每天只睡3、4个小时,但还是要撑下来。不能因为有了关注和投资就忘了初心,我们的生活状态没什么变化,有了阶段性的小成绩之后,要坚持初心。
        另一点感受是执行力,不要总是去想,去做。很多人会说,“这事儿我也想过”。去年9月有了想法后,我们10月份做调研,11月全职创业,今年3月开张,5月拿到第一笔融资,8月获得第二笔。别想,永远都要做。这两点是支持我们能够做到现在这个样子,最重要的。

分类: 1生鲜电商 标签:

青年菜君:地铁口卖半成品净菜

2014年9月27日 没有评论

企业名称:才俊青年(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创始人:任牧 创业时间:2014 .3

商业模式:线上预订,线下自提,门店开在地铁口,同时与社区便利店合作自提点。

融资情况:获得梅花天使创始合伙人吴世春与九合创投创始合伙人王啸联合提供的千万元级A轮投资。

白天忙了一天工作,下班回家还要买菜、做饭,挺累人的,如果提前一天就在网上订好半成品净菜,在离家最近的地铁口附近有提货的生鲜门店,拿回家三两下工夫就煮熟上桌,岂不省时省心?这是北京青年菜君的创业思路,在此之前,生鲜电商要么送菜上门,要么在居民小区落地门店。对此,青年菜君创始人任牧对南都记者表示,最后一公里的冷链宅配成本太高,把门店开在小区的话又覆盖人群有限,不如傍着人流量巨大的地铁站,以此作为获取精准用户的入口。

瞄准屌丝晚餐

青年菜君的创始团队没有生鲜行业的背景,也缺乏IT基因,但结合自身的生活经验,他们还是敏锐地嗅到了这一行业的市场机会。任牧告诉南都记者,北京的生活节奏很快,每天忙于工作的上班一族,本来就没多少精力可以花在晚餐上,偏偏北京又缺菜市场,大多数人只能去挤超市,光排队结账就要花上20分钟,买回去还要洗、切、煮,费时费劲,青年菜君在地铁口附近供应的半成品净菜正中市场痛点。

“耗时短、操作简单是最大的需求。”他介绍说,目前有近100种菜品,包括肉菜、素菜、荤素、凉菜、汤羹类等,绝大多数都是家常快手菜,青年菜君把食材和调味料都配好,拿回家简单地炒或蒸就能上桌,价格上走大众化的亲民路线;另外也研发一些高档菜,但烹饪上同样要求不能太复杂。

生鲜行业注重食材的来源,在南都记者接触过的生鲜电商里,不少都以基地直供、绿色无公害为卖点,相比之下,青年菜君直接从合作的生鲜超市入货。对此,任牧认为,前一类生鲜电商基本上走的是高端路线,而青年菜君面向的是广大屌丝,他们虽然也对食品安全有要求,但没吃得那么精致,因此只要保证跟大家能买到的一样新鲜安全就可以了;至于从中央厨房到门店的保鲜问题,青年菜君也没有像其他同行那样强调用了如何先进的冷链物流技术,在他看来,保鲜箱+冰袋保鲜足矣。

不过,从超市入货确实成本较高。任牧表示,现在已经开始拓展北京周边的供货商渠道,以后会逐步把成本降下来。

布局地铁口

为了控制库存损耗,用户需要提前一天在线上下单。地铁站外的门店除了作为自提点也提供现场销售,可以直接购买。

地铁口是黄金地段,租金非常高,但任牧觉得这个钱花得值。事实上,很多用户最初都是在地铁站外“偶遇”青年菜君,出于好奇试着买一份菜,觉得确实方便才注册的,换言之,他们获取用户的方式是“从线下到线上”,因此,依傍地铁不仅仅是为了方便用户下班自提,更是看中它巨大的人流量入口,相当于精确地向目标人群做广告;而如果像一般电商那样依靠线上导流,吸引来的用户也许根本不属于门店的覆盖范围,稍远就懒得来买菜或者自提了,转化率较低。

然而,青年菜君的到店购买比例占到七成以上,怎么顺利转化成线上用户?尽管线上预订在品类上更有保证,价格也更实惠,不过任牧坦言,用户能不能接受提前一天预订仍然是最大的挑战,总有些人经常忘了订菜,哪时候需要才临时在微信公众号上留言。他进一步把用户梳理,这部分忘订菜的人基本上都是单身汉,生活不太规律,严格来说不是青年菜君的目标用户;比较容易培养提前预订习惯的是已有家庭、每天按计划回家做饭的白领,最典型的是小孩还在学龄前的三口之家,他们晚上在家吃饭的需求最强烈。据了解,青年菜君现在每天销售的半成品净菜在150份左右,单店已经实现盈利。

借力社区便利店

既然选好了地铁口这个渠道,按计划应该继续开店。但开业半年,青年菜君只落地了北京北五环外的回龙观地铁站。任牧解释,这地铁口的店面不是想开就能开,比如说最近北京在整顿地铁站的周边商业,就不是一个好的时机;为了保证以后开店顺利,之后可能还要先跟各家地铁物业公司谈妥合作。

相比之下,能自如把握渠道节奏的是进驻地铁站附近的居民小区。不过,青年菜君不是另外花钱开自有店面,而是直接跟便利店或者社区物业合作,作为自提点。对方不需要代卖菜品,只提供冷藏设备就行,一天最多不超过3个小时,而每自提一份菜,便利店能获得10%的提成。“这对于便利店来说实在是一门划算的生意,很多都乐于接受,而青年菜君也省了成本,因为如果当天没有产生订单,我们是不需要额外支付费用的。”任牧说,目前已经在3家社区便利店试点。

P K超市,扩充生鲜“爆款”

点评人:天使投资人麦刚

生鲜电商的市场很大,但过去很多都死在模式上,比如说采用宅配物流、库存积压等等。生鲜最大的问题就是配送和损耗,从这两方面有所突破才有戏。

再看青年菜君,只做干线物流成本较低,门店开在地铁站附带广告效应,接下来还要看能否通过预订把损耗控制好。品类上选半成品净菜可以赚服务溢价,但这说不上有什么门槛。其实市场上百分之九十的生意都是没有门槛的,构建竞争壁垒要靠规模和品牌。

首先,不一定只做净菜,可以适当增加超市里的一些高毛利的生鲜品类。在我看来,青年菜君PK的就是超市,它的模式本质就是把后者的成本和品类压缩。我们知道,超市什么都卖,占着很大的店面,顶着高昂的人工和营销成本,还有不小的库存损耗,所以超市里的东西得卖得贵才能回本。而青年菜君的门店是“柜台式”的,单位成本低,大可以专挑超市的“爆款”来卖,甚至凭借线上提前预订,连超市因怕损耗大而不敢进货的品类也可以尝试。这种模式做得好的话,未来可以成为生鲜类产品的一个优质渠道。

其次,青年菜君还要把握开店的节奏。地铁口确实是不错的选择,但长远来看不会只有一个渠道,衡量人流密集度和购买力,很多的地方都可以作为门店的选址,比如白领聚集的写字楼附近、商业区、居民小区等等,形成规模才能把成本进一步降下来。

分类: 1生鲜电商 标签:

“青年菜君”是怎样炼成的

2014年9月27日 没有评论

  “青年菜君”实体店面每天下午4点半开门,营业到晚上8点半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袁艺

  “青年菜君”主打是家常快手菜

   开业不到半年的“卖菜”小公司获千万元投资

   “青年菜君”是怎样炼成的

   “最近,北京一家“卖菜”的小公司“青年菜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因为它刚刚开业不到半年,却获得了千万元的天使投资。它是由三个80后一手创办的电商公司,为解决上班族的晚餐需求专门销售半成品菜。上班族提前一天在网上下单,第二天下班后到地铁口自提点取菜,到家后简单炒炒,半个小时就能吃上可口菜肴。创始人之一的任牧说:“做半成品菜的团队有很多,但我们是走得最快的,我们不想做一个小作坊,而是想做一个正规的企业。””

   缘起

  上班族晚餐离不开路边摊

  任牧、陈文、黄炽威是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2004级毕业生。三位小伙伴儿都是留在北京的外地人,在北京做着年薪十几万的白领工作。但去年,三人因为同一个痛点看到了商机,辞掉工作,走上了创业之路。

  他们发现,爸妈不在身边的外地北漂,每天最头疼的就是一日三餐。尤其到了晚上,一个人吃上健康、可口的饭菜是一大难事。任牧说,他们三个都有很深刻的体会,就是晚上下班后不知道吃什么。一般在地铁口,看到“成都小吃”、“驴肉火烧”、“云南米线”,就直接钻进去了。正在低头吃路边摊时,爸妈打来电话叮嘱别在外面乱吃东西,晚饭吃得好点。可挂了电话,还得继续吃那些不卫生的东西。

  为什么白领吃晚饭成了问题,为什么不愿意做饭?相信北漂白领心中都有个数。生活在北京,一些人可能没有做晚饭的条件,而另一些人是因为做晚餐的时间成本太高。如果一个白领正常5点30分下班,一个小时到家算比较正常。但此时菜市场通常已经关门,一般去超市排队买菜,回家再洗菜、切菜、做饭,一个小时后能吃上饭都是快的。之后还要刷碗,更让不少人头疼。做饭,对于单身的北漂来说,更显麻烦,做一个人的饭也得一个小时,忙了一天图省事只能选择路边摊、大排档。因此如果成立一家半成品菜公司,帮助白领省下买菜、洗菜、做饭的时间,还能让他们吃上干净、营养的饭菜,一定能得到北漂的支持。

  陈文最早有了想法,去年9月份的一天,正在陪新婚妻子逛街的任牧收到了陈文的一条微信,说希望能开一家半成品净菜电商,解决忙碌的北漂、上班族的晚餐问题。吃不上晚餐是他们共同的痛点,三人一拍即合。

  随后3人便开始着手创业事宜了,一个多月后就摸清了电商、中央厨房及地铁店面等资源。11月,在回龙观地区开始了投入。

 运营

  单店一个月就实现盈利

  3月3日,青年菜君第一家实体店在回龙观地铁站外开业了。与其他店面完全不同的风格能让过路的人眼前一亮。实体店面每天下午4点半开门,营业到晚上8点半。没有在线预订的顾客也可以到店里购买。

  青年菜君与附近的永辉超市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超市每天早晨7点左右会为青年菜君准备所需新鲜菜品。菜君囊括了各地菜色,主打是家常快手菜,青椒土豆丝、橄榄肉末四季豆等都卖得很好,价钱一般是10到20块。菜君的菜品可以用精致两个字来形容, 每一道都像是一个艺术品。以土豆丝为例,全部为直径0.1厘米,长度8厘米的细丝,这样易熟、不易断,口感好还美观。为了保证口感及美观,菜君的材料包括肉丁的大小、调料的配比等等这些都被量化成明细表,成为了一个标准。最终顾客所购买的半成品菜,食材切得规规矩矩,部分主材经过腌制、过油等预处理,并配有专门的调料包,另有符合卫生要求的餐盒和包装,让人看起来很放心。

  为什么第一家店面选择回龙观,任牧解释说,回龙观对于青年菜君来说是个试验市场认知的好区域。首先,在这居住的人群很容易界定,主要是互联网IT从业人员,比较容易接受新鲜事物。再加上这是一个大型社区,人非常多,地铁口更是只有一个出口,所以完全不用纠结在哪个口选点。

  在开业的前一段时间,青年菜君并没有推出网站,顾客只能在线下购买。“因为那个时候大家还没有半成品菜电商的概念,不知道你是什么,也不知道你能够解决什么,有什么好处,所以前期就是靠店面拉拢客户。”大概半个月后,网站上线,赞同菜君理念的顾客就被拉到了线上。在线上预订菜品有保证,而且价格优惠。目前网站注册人数达到了1000多人,稳定客户在500人以上,每周的购买频次有两到三次。因为夏天,大家的社交需求增强,有些女生更是晚餐只吃水果或是不吃,所以夏季顾客的购买频次不高。如果是冬天,一周买四五次菜君的菜也是常有的事。

  从3月份开业到8月底,菜君不断研制新的菜品,终于菜品库超过了80道。不过,最近菜君将菜单做了一次改革,要告别过去“大卖场任选式”,改成限量推荐,每周更新,即网站上不超过30道菜品,并保持每周更新。每周最叫好叫座的前十道菜会作为热销菜品保留至下周,而点单率最低的菜就不再推出了。此举是为了降低用户的选材障碍,也将提高菜君在生产和加工方面的效率。

  任牧说,目前青年菜君已经卖出超过5000单半成品净菜单,单店仅仅开业一个月后就已经实现了盈利。

  变化

  新成员加入完善团队构成

  而8月份,对于青年菜君来说有些“惶恐”,因为其获得千万元投资的消息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这样一个局面也确实给青年菜君带来了不少变化。

  本周,青年菜君迎来了两位重量级的新同事。其中一位是来自某老牌互联网公司的部门老总,任牧谦虚地说,这是屌丝公司迎来了上市公司的老总。“坦白地说,青年菜君虽然自称是互联网公司,但其实可以说是‘伪互联网公司’,因为创始团队里并没有技术人员,技术一直都是一个短板。这个人加入后,将组建技术团队,大大提高公司的技术研发能力。我们终于可以挺直腰板说我们是互联网公司了。”

  而另外一位新成员则拥有20年五星级行政总厨经验。任牧说,这位大叔是看到青年菜君的报道后自己找过来的,“是一个极其高大上的大叔,愿意和我们这些小朋友玩”。这位大叔进来后,将在产品研发上提供很有效的补充,凭借他非常有价值的经验和建议,可以帮助菜君完善整个产品体系,让产品组合更科学,也更符合顾客的需求。在菜品上,一个月之内菜君将会推出套餐。这个套餐并不是每个单品做简单的组合搭配,而是将会有与众不同的特色和卖点。

  其实就在获得投资之前,任牧等人已经感受到了人才的缺口。任牧曾为招人打过整整一天的电话,很多人都聊得不错,但听说办公环境和能给的薪水就打了退堂鼓。投资进来后,青年菜君可以给人才提供高一些的薪水了。任牧说, 完善团队是他们很重要的一项工作,虽然说现在团队仍然是不完善的,但这两个重要的人加入后,让他们更有底气,同时也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后再做不好我们就没有借口了,以前可以说是草台班子,但现在不是了,我们自己在把自己的借口封死,只能破釜沉舟。”

展望

  成为正规的企业而非作坊

  青年菜君成名后,也受到了一些质疑。生鲜行业成本和损耗是不可避免的问题,青年菜君何以能够盈利?任牧解释说,有很多人说生鲜只能做中高端市场。“我就很纳闷,只有中高端市场的人能吃饭,屌丝就不能吃饭,只能吃路边摊吗?我们就是在做中低端市场的尝试。”任牧说过,北京市常住人口2115万人,有35%集中在25岁到30岁,他们中88%的人要解决自己的晚餐,假设晚餐是10到15元,那么市场规模就是300亿。所以做半成品净菜,有需求也有市场,一定有人要做这件事。

  其实青年菜君并不是第一家做半成品菜的团队,比如超市里就有半成品菜。据任牧了解,仅在北京就有十家做半成品菜的,而且大的也成立了公司,经营了两三年。因此青年菜君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且起步较晚。

  之所以其他做半成品生意的没有做大或者是失败,是因为这个行业成本仍然很高。但产品做到一定量时,成本也在迅速飙升,成本将超过利润能够覆盖的范围。因此有很多企业没有办法做大,或者说他们不追求扩大。找一个民宅,组织两三个人,白天采购、加工,晚上卖菜,这就是作坊式的玩法,每天两三百个订单的量就足够了,但的确能赚到钱,而扩张就赚不到钱了。

  但青年菜君不想做作坊,从一开始就在做去作坊化的努力,而在作坊期间也确实能够盈利,但任牧希望它能成为一个正规的企业,成为一个广为人知的品牌,为此需要持续大量的投入。目前青年菜君正在做渠道的复制和扩张。未来,青年菜君还将靠社区便利店打造更深触角的自提体系。此外,在地铁13号线沿线,还有一家实体店面将在一个月内开业,这家店面的整体风格将比回龙观店更加有趣,模式也会有所不同。

  任牧说,和其他同类公司比,青年菜君最大的优势就是快,从有想法到现在也不到一年,从开业到现在还不到半年,但现在青年菜君已经把对手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恼人的夏天就要过去了,会有更多人回归厨房,青年菜君对解救白领的晚餐以及自己的未来仍然信心满满。

  文/本报记者 匡小颖

  财经观察

  创业需要高效的执行力

  身边创业成功的例子似乎越来越多,尽管青年菜君着手的并不是新行业,但在采访他们团队时让记者也不禁感慨,他们发展的速度太快了。而这个快,不仅仅得益于这个互联网时代给提供的平台和传播力,也归功于他们自身高效的执行力。这个开业不到半年的小公司,脚步很快,而且步伐坚定。比如说他们想改革菜单,两周就实现了。他们想新开店面,一个月之内将实现从无到有。

  无论对于企业还是个人,执行力都显得极为重要。在现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创业是不少人的想法,但有想法付诸实践的人太少。在这一点上,青年菜君的创始团队确实值得学习。这样高效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做不出成绩才是怪事。

分类: 1生鲜电商 标签: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