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3年9月 的存档

佟辉:揭秘开源硬件文化

2013年9月29日 没有评论

【51CTO专稿】开源硬件指与自由及开放源代码软件相同方式设计的计算机和电子硬件,是开源文化的一部分,这只是开源硬件的简要介绍,关于开源硬件的更多秘密,或许您还不知道吧?本文中,51CTO记者专程采访了 DFRobot (北京龙凡汇众机器人有限公司)的开源布道师佟辉,让他来给大家揭秘一下吧。

wKioJlHdxin

(佟辉: DFRobot 布道师)

加入 DFRobot 的原因

    刚毕业的时候,佟辉做过很多工作,去 DFRobot 之前,在亚嵌教育做过两年的嵌入式培训师,对嵌入式也比较感兴趣。他大学的专业是自动化,偏向硬件相关的,毕业后积累了一定的工作基础。后来接触了Linux,进而将自由/开源软件/硬件作为自己的信仰。

    2012年4月份的时候,佟辉参加创客嘉年华的活动,觉着创客这个团体非常不错,有很多很酷的东西,也有很多好玩意和好创意,各个国家的创客和极客们走到一起,真的是非常棒。但是,当时感觉国内创客团队缺少一种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和开放的信仰。而佟辉认为自己有这个信仰,也想通过自己的技术和努力去改变这种情况,为国内创客团队带去开源世界的信仰和知识产权保护意识。这也是他加入 DFRobot 这个团队当布道师的原因,目前主要负责基于开源硬件的布道工作,组织社区活动,开发社区产品,新产品试玩和推广等。

    当谈到 DFRobot 和创客的关系时,佟辉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如果说创客是冲锋陷阵的战士,那 DFRobot 就是兵器车马, DFRobot 有“刀枪剑戟斧钺勾叉”十八般“兵器”任君挑选, DFRobot 和创客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

DFRobot的开源硬件项目

    据佟辉介绍, DFRobot 有数千个开源项目,除了代销的和平台共享的,其他的基本都是自主研发的。比较成功的要数Arduino系列,这个产品原本是意大利人做的,产品本身是开放的,而且编程简单,谁都可以用,只要把板子接上去就可以用的,对于没有编程经验的人而言,这款产品的优势就更加突出了。 我们公司的很多产品在Arduino平台的基础上,继承和发展了一些形成自有产品,使得新手玩起来更容易,更方便,而且不忘回馈社区,回馈Arduino原来的项目,这样才符合开源规则的发展。

    从2007年创办至今, DFRobot 在国内外获得赞誉,并成为开源硬件方面的一个旗舰品牌。开源硬件卖的主要是产生的功能和市场定位,现在面临的客户大多是中低端的。所以提高玩家水平,建设开源硬件社区,培植客户群体也是 DFRobot 现在的目标之一。

开源硬件的特点是什么?

   对于开源硬件的特点而言,佟辉认为:开源软件有的优点和特点,开源硬件都具备,把开源软件中的“软”字改成“硬”字就可以。不管是开源软件也好,开源硬件也好,它都有四个维度:

第一:人人可用(任何人可以任何目的自由的使用软件);

第二:人人可探(任何人可以探知软件的原理、编程方法、算法等等);

第三:人人可改(任何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自由的修改软件);

第四:人人可再分发(任何人可以把自己修改过的软件自由的再次发布)。

   这四个维度是自由软件基金会定义自由软件的,原文比较复杂,佟辉将原文缩减成这样四个“人人”,也方便大家更好的理解。开源是从自由软件发展而来,所以其本质也是自由,无限制,但是没有限制并不等于是免费。特别是开源硬件更不可能免费,因为硬件成本这是不可忽略的(软件拷贝的成本是可以忽略的),所以开源硬件的特点也是区别开源软件的地方,就是你可以用开源硬件搭建自己的平台,做出真正酷炫的事情来,当然这个离不开开放的精神。

国内外开源硬件的区别

   中国大陆以外的做开源硬件的公司创新特点非常强烈,大陆做开源硬件的公司主要以山寨他们的产品和创意为主,真正创新的产品还是比较少。佟辉认为造成这种情况有两种原因。一个是意识问题,一个是教育壁垒。

   先说意识问题,除了老调重弹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还有创新所必须的社会总体信任,这是个社会问题。比如我创新了一个东西,我不担心别人会把它盗取自己赚钱,我也不会担心我创新的成果变成产品后被政府机关征收高额的税费,增加创新的机会成本。

   然后说教育壁垒。比如说:“学硬件的往往不懂软件,学软件的一般也不懂硬件。”这是中国高等教育的一个弊端,很多学软件出身的工程师往往玩硬件就捉襟见肘,甚至看不懂基本的原理图。而很多学硬件的工程师,又不能编程或者相关技能不强。

   这两点就导致玩开源硬件的人往往都奔着热门项目,从早期传统的硬件项目,比如小车、监控平台、机械手等,再到国外热门的比如四轴飞行器啊、人形机器人啊等,然后现在又是3D打印机。自己却很少能够引领潮流,开拓出自己的社区,自己的创新成就。

   其次,开源软件和开源硬件都在于共享,分享。开源软件可以贡献源代码,但是开源硬件一般都是实体,有成本算在内。硬件厂商不可能完全开放,否则他就没有利润可图了,这也是目前开源硬件与开源软件最主要的区别。

开源硬件面临的挑战

   从开源硬件目前的发展状况来看,佟辉分析了开源硬件主要面临的挑战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知识产权问题,很容易被山寨;佟辉对此举了个例子,前段时间他在淘宝上看到了一款产品,设计得非常山寨,还贴上了 DFRobot 标签,于是他就在 DFRobot 网站上搜,但是没找着这款产品,接着又问了 DFRobot 的工程师,他们也说没见过这款产品。起初,佟辉还怀疑是不是比较老的产品,导致网站没有收录它?后来,调查之后发现,这款产品的确不是 DFRobot 的产品,是别的厂家仿制的。其实这也是很正常的现象,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了。尤其是产品做大做强之后,这种山寨是难以避免的。开源并不意味着可以忽略知识产权,忽略专利权,开源意味着贡献共享和共荣,这样的做法只会让人觉得山寨也是开源的一种,这就大错特错了。

   第二:人们对开源硬件的认识程度需提高;开源的关键在于贡献,共享是获取,贡献是付出,有的人就等着别人把好的东西共享出来,而自己完全不去思考。这样的事情也比较多。但是也有负责任的,懂得开源规则的。比如说: DFRobot 之前接触到一些客户,当客户产品坏了之后,给 DFRobot 这边发送邮件,告诉他们都做了哪些工作,给出非常详细的测试过程、测试用例,然后 DFRobot 会很快的判断出问题的所在,更准确的定位,这样就能在更短的时间内解决故障。不过现在拥有这方面能力的人太少了。还有一些人认为,我买你的产品,你就应该为我服务。但其实,对开源硬件来说,你买的产品,你买的不是精神,而是服务。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其实 DFRobot 卖的是服务,而不单单是产品。在国外来讲,服务是最挣钱的。比如说,苹果、红帽,都是卖服务,送产品,甚至产品是不花钱的,但是服务是非常高昂的。人们对开源硬件的认识程度丞待加强。

   第三:从业人员的素质普遍比较低,贡献精神需加强。 DFRobot 也准备在下半年做一些开源硬件社区化的工作,实际上,开源硬件社区化在国内做起来其实不难,社区的力量还真是不可小觑。总会有软硬件都强的人,软件对他有贡献,硬件对他有改变,这样可以逐渐把这个产品丰富起来。

开源硬件的发展前景

   佟辉认为目前开源硬件很大程度上是炒作的结果,在国内来说,如果炒作减小可能还会回到以前的状态,但是对国外而言,可能就趁着炒作之风就火起来了。开源硬件和开源软件一样,关键还是社区的作用,应该发挥社区在开源世界中的核心作用和调节价值,减少商业公司的直接介入,商业公司只需要完成定向服务即可,这既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同时也是需要在国内探索和改变的消费理念。总之,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分类: 9其他 标签:

【创新中国】广州井源:高端智能无人搬运车

2013年9月27日 没有评论

这是应用面极宽的一种产品:AGV(无人搬运车,即Automated Guided Vehicle),属于一种高端智能装备,它拥有“大脑”,可以实现智能化搬运等功能,可以直接替代中国生产型企业的蓝领工人。广州井源从2004年开始筹备研发和生产这种机器人,2007年产品上市。

但上市之初,创始人周正军需要花很大精力去劝说工厂购买和使用他的产品。在美国、欧洲、日本,AGV市场容量够大,2011年市场容量有108亿美元,几乎多数生产型企业都会采用。在2011年之前,中国的AGV市场都在培育期,几乎所有工厂都会疑虑,一台几十万元的机器,虽然能够替代蓝领工人,但购买设备的资金与人力成本相比,多长时间才能收回投入?几年前,答案是:短期之内很难。

不过,近两年中国人力成本上涨严重,AGV行业才实现高速增长,尤其是“十八大“提出了“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周正军认为,蓝领的收入只会增加不会减少,井源的春天即将到来,而且国家也正在支持井源这类企业的发展。周正军相信这会是每年百亿的市场。

在等待市场起来的过程中,井源也有自己的策略。初入市场时,它推出的主打产品是“小型物流AGV”,以小型、灵活取胜,10万元一台,可以替代两个人的工资,投资回报可以控制在一年左右,与行业先入者的产品产生差异。切入市场之后,也带动了其他产品的发展,目前井源最主要的客户是汽车公司,在中国排民前十的汽车公司,如大众、通用、丰田等都是它的客户,此外工程机械类企业如三一重工、通用电子类企业如华为等都是它的客户。


(图:井源创始人周正军在创新中国2013春季总决赛上进行产品演示)

周正军曾在松下电器担任工程师,到日本等国家工作,十几年前他就关注到AGV的发展。如今他把这种概念带到中国企业中。井源在2012年接受了同创伟业的投资,周正军希望公司在5年内上市。

分类: 3电动设备 标签:

对Tesla很动心 为此申请车牌摇号

2013年9月27日 没有评论

合一资本创始合伙人许亮第一次看到特斯拉电动车是在2008年10月,旧金山的一处富人区。虽然只匆匆瞥了一眼车尾,但心里却开始翻腾,“车太漂亮了,我以为是保时捷。”不过,许亮被告知,它叫特斯拉,是一款纯电动车,充满电一次能跑500公里,百公里提速仅需4秒。

“我觉得太神奇了。”如今,许亮回想起当时的情形依然激动不已。后来他知道那是全球前十辆特斯拉电动车之一,希望自己也成为国内前十个拥有特斯拉电动车的人。

今年8月21日晚,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郑顺景在微博上公布,特斯拉ModelS在中国正式接受预定。虽然没有最终售价,没有具体交货日期,还需缴纳25万元人民币的定金,预订者仍然蜂拥而至。

许亮便是其中之一。“最快年底交车,最晚明年一季度。”如愿成为第一批特斯拉拥有者的许亮带着孩子般的期许。

一见钟情

5年前,第一次见到特斯拉电动车时,许亮便喜欢上了它。那是一款双门超级跑车Roadster,彼时,ModelS还没有上市。

即便如此,特斯拉也打破了许亮对电动汽车的原有认知,“我没想到电动车可以做到如此极致。”那时在许亮心目中,电动车还等同于高尔夫球车或者小区里的代步车,是低端车的代名词。

此后,许亮一直关注特斯拉的发展,包括ModelS的上市、特斯拉在电池方面的革新,以及在中国开拓市场。在这期间,许亮多年的朋友郑顺景上任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这让许亮能够便捷、深入和持续地了解特斯拉。

或许与其从事的职业有关,许亮崇尚创新精神。从大学毕业初踏社会即参与创业,到鼎晖投资的投资专业人士,再到合一资本创始人合伙人,许亮希望在自己的行业里做出与别人不一样的东西。

在许亮看来,特斯拉ModelS不仅仅是一个大玩具,它还代表创新精神。“它可以完全藐视汽车行业里奉为纲领的东西,做出过硬的产品,满足市场需求。我看重这一点。”

特斯拉的每个部分都经过精心设计,这让许亮心动。比如,在启动特斯拉电动车的时候,门把手会自动收缩,使得车门位置光滑的像镜面一样;而当车主开车门时,车门会自动伸出。这样的设计看似简单,但世界汽车产业经过100多年发展,并没有这样的设计,如今却被一群IT人弄了出来。

“一个成熟的行业似一个牢固的堡垒,其中有各种各样的竞争。当一群行外人进入这个行业时,他们不受旧有东西的束缚,不遵守原有的游戏规则,就很有可能颠覆这个行业。”许亮认为,特斯拉的出现对汽车行业的影响,将与阿里巴巴、淘宝、支付宝等企业的出现对互联网行业的推动作用有异曲同工之妙。

购车的纠结

对特斯拉赞赏不已的许亮,却在能够预定ModelS时心生犹豫。

最大的纠结在于,在中国买车的时候,各种各样的关税和加价,这让他觉得很不舒服。“有些公司利用消费者追崇心理提价,尤其是对第一批订购的人,这让人有一种被讹的感觉。”

许亮担心的情况的确存在。一辆法拉利599GTB,在美国售价215万元人民币,而国内售价近500万元人民币。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分析师称:“包括奔驰、宝马、奥迪这样的公司,在中国存在大量的加价情况。”

在与特斯拉高层的沟通交流中,许亮消除了疑虑,并于8月24日成功预定一辆ModelS。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日前曾表示,特斯拉将在全球都以同样的价格来出售,唯一额外的是运输费和中国政府的税费。

“这种心胸值得欣赏,”徐亮说,“如果他们说的是事实,国内售价还需加上25%的关税、17%的增值税。至于消费税,因为特斯拉ModelS没有排量,消费税征多少还不确定。相对而言,这是一个公平、合理的价格。”

对于充电问题,许亮并不担心。特斯拉提供了3种电动汽车充电解决方案,包括:240V家用充电、车载双充电机和Supercharge。

许亮准备在其别墅的车库建一个充电桩,每天晚上充电。以特斯拉ModelS现在的电池能量,充电一小时,可以行驶100公里,五六个小时可以充满。这种情况下,完全可以满足他在城市内使用。而且除了特斯拉,许亮还拥有一辆奔驰E280,并不需要电动车跑长途。所以他不需担心由国内电动车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而造成的充电问题。

“许亮们”的选择

许亮说,他原来计划购入一辆SUV,但是因为特斯拉在国内接受预定,改变了原来的计划。“我愿意为特斯拉做这些改变。如果将来要更换,可能就把奔驰E280换成SUV。”

在国内,像许亮一样的特斯拉拥趸者并不在少数。

特斯拉的预定协议中,不限定车辆配置,最终销售价格只给出预定价格为25万元,交车日期亦不确定,但特斯拉的预定仍吸引了众多支持者。据特斯拉中国相关人士透露,在特斯拉开闸接受预定的第一天,其咨询邮箱收到了近2000封的订购意向。

“在我的介绍下,四五个投资行业的朋友都已经成功预定了特斯拉ModelS。尽管大家想拥有特斯拉ModelS的心理诉求各有不同,但是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思维观念比较新,关注海外投资信息。”许亮说。

特斯拉的预订的火爆并不意外。特斯拉中国区高层确认说,在特斯拉潜在购买者中,多为投资行业以及IT行业的精英。

搜狗CEO王小川也曾在自己的微博上表达了对特斯拉的喜欢:“对Tesla电动汽车很是动心,听说北京也有望开4S店,为此申请了车牌摇号,候着等机会买一辆。等Tesla汽车到手了,我一定会号召搜狗、搜狐员工所在的大厦都装上充电桩。”

如此看来,特斯拉在中国似乎不缺购买者,何时能够正式销售才是其目前面临的棘手问题。马斯克在最近的季度沟通会上表示,中国区会争取在今年年内开业以满足国内用户的需求。

但事实并不乐观。目前,特斯拉在中国商标权争夺中还没有明确进展、政府审批流程还未全部完成,这让特斯拉北京店的开业计划仍充满不确定性。

分类: 8门派江湖 标签:

挖财:寻找互联网金融的新入口

2013年9月27日 没有评论

对话全云峰:挖财从0到4000万用户的创业启示录

【对话杭州帮○第一期】 | 雄歌@猛科技

前几天,杭州圈内的朋友们都向挖财联合创始人全云峰发去了祝贺,因为他们的个人记账理财应用“挖财”获得的IDG资本千万美元投资, 这或许是送给挖财4周岁最好的礼物。挖财的董事长李治国也特意在微博上祝福到“坚持就是胜利”。在这个渐渐入秋的下午,雄歌和云峰相约在福云咖啡,一起聊聊他们对“移动理财和创业”的理解。

采访实录如下(为方便阅读,略有删减调整):

雄歌:记账不是所有人的习惯,利用APP的方式来帮助个人记账或许是一次改变,也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那么,挖财在降低人们的使用门槛上,做了那些有趣的探索?

全云峰:其实,每个人都会记账,只是分深度和浅度,浅度例如知道自己工资多少,吃饭不能超过多少。就传统意义上的记账,也还是很多人都有的习惯,但由于太忙,太不方便所以容易被忽略掉。随身携带的智能手机给了用户新的记账方式,也给了我们创业机会。

我们一直在思考,当用户有记账这个念头的时候,如何利用移动终端的优势,更加方便的将念头转化为行动?挖财理财手机应用很好的解决了这一问题,但是还远远不够,用户需要下载APP,要想起这个APP,启动后还要在手机上输入很多信息,所以我们很快就推出了短信记账、语音记账等方式,其中短信记账非常实用,目前每天有几千人在用。

雄歌:短信、语音记账改变了信息录入的方式,降低了使用门槛,但是还是需要用户去搜集、整理后才能录入,是否有更加直接的方式?

全云峰:挖财团队也曾经推出过拍照理财,例如汽油票,超市票,只要用手机一拍就可以。这个对用户很便捷,但是目前没有很好的图片识别技术去识别五花八门的票据,不像名片识别那么简单、模板化。很多时候,需要人工去一张一张去处理。所以,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很多牛逼的移动互联网产品,其实还需要原始的方式来支持,所以我们就开始反思了。后来考虑到各种原因,我们取消了这一功能。

雄歌:我们知道挖财在记账之后,又推出了理财相关服务,你们如何权衡这两种产品的?

全云峰:我们目前的口号是“让记账的人更富有”,其实只是记账远远不够的,记账不等于理财,记账是一种工具,是我们提供的一种服务。在我们的运营过程中,我们发现记账用户中很多人是有理财意识的,他们有理财产品的购买和管理需求,因此我不断推出新应用和创新服务, 不断满足用户的个人财务管理需求。我们坚信,随着互联网金融时代的到来,必将改变大众的理财习惯!我们也会在理财领域越走越远。

雄歌:其实用户的需求是多样化的,面对纷繁复杂的需求,你们对用户是如何细分的?在用户发展4000万的过程中,这些需求又有哪些变化?

全云峰:根据我们的观察,基本上有理财需求的会是在25岁到45岁之间,在这几年的运营过程中,我们有这么几个发现:

第一个,不要服务所有人

的确,我们一开始希望改变所有人的记账和理财方式,试图通过降低门槛的方式来颠覆人们的认知,事实上,这个教育成本非常高。后来我们发现,只有对理财本身没有门槛用户才是最优质的用户,我们无法也不能服务所有人,而是服务“有理财意识”的人,我们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就很好了。这是我们对这一市场最真实的感悟,我们也在产品上进行了全新的理解。在很大程度上,这个改变也是降低我们的创业门槛。

第二个,满足不同用户的个性化需求

不同的人生阶段有不同的需求,大学的时候基本上是固定支出,没有收入,顶多是记账需求。而毕业后,要找对象了,要买房子了,要理财了,要创业了,相关需求都出来了。

另外还有一些临时性的个性化需求,如几个人一起要十一旅游,费用的共同管理等。

第三个,为优质用户提供更棒的服务

随着智能终端的多样化,用户在使用习惯上也存在个性化的趋势,通过挖财团队的不懈努力,我们充分满足了用户无论是登录网站, 还是使用智能手机, 平板电脑, 都可以随时随地进行个人财务管理。同时,我们推出云的概念,用户还可以通过”挖财”的免费同步, 将数据以增量同步的方式上传到云端服务器, 并可将数据同步到其它装有”挖财”的客户端。 此外,用户也可在”挖财”网站将个人数据导出成EXCEL表格, 备份到本地保存或打印。

整体来看,通过我们四年来的坚持和努力,积累了很多最真实的用户,最重要的是更加了解这些用户的需求,也锻炼了我们的团队。现在对于我们来说,新用户重要,但老用户更重要。

雄歌:现在互联网金融的概念非常火,挖财也推出了信用卡管理,基金等服务,那么之前的记账工具还做吗?

全云峰:记账工具是我们最早做的,发展非常不错,从产品形态上看,他们都是互补的,记账是工具,是服务,我们肯定要做下去。

雄歌:那么,你们未来的重点会是什么?

全云峰:做理财的平台。包括信用卡管理、还款服务、基金服务、保险服务、意外险和车险等。我们会直接和优质的理财服务方诸如保险公司合作。事实上,我们为用户提供一站式的理财服务和周边服务。我们会站在用户的角度,思考互联网金融的最佳落地方式。

雄歌:挖财会推出自己的金融产品吗?

全云峰:我们自己不做,与有专业服务的公司合作。互联网金融如火如荼,还有很多创新的产品值得期待,不排除挖财也会提出新的互联网金融产品。

雄歌:我知道你们对C端用户是免费的,那么你们是对B端用户收费吗?

全云峰:是的,前面我提到了要打造一站式的理财服务平台,用户可以在记账的同时,购买和管理他的各种理财产品,我们就会和这些服务商有一些商业的合作模式。

雄歌:很多时候,说道理财会很严肃,不够活泼,你们在提高用户粘性方面有什么洞察吗?

全云峰:你说得很对,其实理财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因为理财本身是以幸福为目的而进行的活动,用户的理财动机是有情感的,是积极的。可以说理财是有情感诉求的,例如为了谁理财,谁让有持续理财的欲望并坚持下去。我们近期推出的个性化主页的功能,可以换成自己的老婆,孩子的图片,提醒自己要记账,要理财,得到了很多用户的欢迎。

所以,理财已经成为很多用户的一种积极生活的体验,甚至是与家人、朋友沟通的方式,一种爱的表现,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

雄歌:最后,都说创业是一种修行,虽然很辛苦,但是杭州还有很多这样的人投入到移动互联网创业的浪潮中,能否给这些创业者一些忠告?

全云峰:首先,要有基于兴趣的信念,兴趣在创业过程中尤为关键,它能产生强大的信心和动力,这些都与钱无关,形成一种无法抗拒的信念。挖财也是因为有这样的信念才坚持到今天。

其次,团队非常重要,通俗的话说要有好基友,但是每个人其实都不一样的,团队成员要相互理解,多沟通。有差异没有关系,甚至有冲突也很正常,核心要大的方向要一致。

再次,资本的支持是创业的好帮手,可以说非常重要。来自风投的钱,很好的解决了各种压力,让团队更加稳定,更加去专注产品和市场。挖财能走到今天,与治国毫无保留的支持是密不可分。

雄歌:感谢云峰!期待挖财重新出发,给越来越多的用户带来更佳的记账和理财体验。

分类: 7职业创业 标签:

《连线》杂志:科技进步引发设计革命

2013年9月26日 没有评论
图为最新期《连线》杂志封面图为最新期《连线》杂志封面

  导读:最新一期《连线》杂志于9月正式出刊,本期封面文章是《设计革命》。科技的进步对设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现有的设计理念已经远远满足不了需求,相信用不了几年,各种不可思议的新设计新发明将会问世,想象一下提供wi-fi服务的谷歌(877.23, -9.61, -1.08%)气球,一个手势就可以完成付款的支付系统……

并不是莱特兄弟发明的动力人造飞行器。19世纪末,世界上就有一些不怕死的人把发动机安装在滑翔机上,驾驶着它们冲向云霄。从技术角度讲,这些 设备可以飞,只不过最后都会坠毁。但是莱特兄弟制造了一架可以控制的飞机,由于安装了有效的转向系统,飞行员可以在空中操控机身并安全着陆。也许不是莱特 兄弟发明的动力飞行器,但却让人类拥有了全新的体验,是他们设计了飞机。

问一千个专家关于设计的定义,你会得到一千种不同的答案,但实质上却是一个很简单的概念:设计就是做出一系列决定,从而让用户实现某种体验,不管是开飞机、读杂志还是上网。

红色还是蓝色?金属还是木材?皮草还是宝石?这些都是有关设计的问题,选择的结果决定了人们如何体验我们构造的东西。这不仅仅是美学问题,很多决定影响了产品运行的方式,设计不是让产品更漂亮,而是让他们正常运转。

这对设计者不是新闻。80年代初迪特-拉姆斯就给出了经典设计的十大准则。拉姆斯告诉我们最伟大的设计就是尽量少设计,它不会喧宾夺主,让使用者在最高效和愉悦的心情下完成任务。最好的状态是看不出设计的痕迹。

拉姆斯所说的设计是我们能看得到摸得着东西,但是现在人类已经进入了新时代,设计者创造的体验不再以实物为中心,而是要构建我们身边的数字信 息,这是对设计的下一个挑战:整合信息和科技,让其和我们的日常生活实现无缝完美的对接。当社交网络自动检索我们的位置,收银员根据我们的购买记录推荐新 产品,或者走进卧室,电视自动播放我们喜欢的节目时(所有这些有的已经实现,有的将要实现),这看上去就像魔法。但这些都是精心设计的体验,它们遵循了拉 姆斯的格言——不留痕迹。

我们将告诉你一些有关前卫设计的故事,你将了解到令人兴奋且充满挑战的体验式设计,你会遇到一个谷歌的工程师团队,他们的任务是让世界拥有可靠 的互联网接口,他们要制造可操纵并能提供Wi-Fi服务的气球,总之对设计者而言这是让人振奋的新时代,对我们所有人来说也一样。

2012年10月16日,Allen Epling的孙女发现天空中有一个亮点。Epling家住肯塔基州派克郡,他是一名业余天文爱好者。Epling抢过望远镜,他看到一个管状的物体发着 微弱的光,像幽灵一样盘旋在天空中。他和妻子以及其他客人一起观察了两个多小时,后来他告诉当地记者:“我确认那什么也不是。”

很多人也看到了这个物体:肯塔基州警察局接到了多起报案。几天后当地报纸就此事发表了头条新闻,而CNN也报道了此时。UFO爱好者网站Ashtar Command Crew将此事作为存在外星人的证据。Epling并不认为这和外星生物有关,但是它到底是什么呢?

Rich DeVaul知道。在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的办公室里,他得意洋洋的看着YouTube关于此事的视频,这个神秘物体是他做的,或者说是他在谷歌的团队做 的。派克郡的人看到的是Project Loon计划的实验,这个计划试图通过上万个悬浮在60000英尺的太阳能高压气球把互联网带给那些仍无法接触网络的人。

谷歌对解决全球宽带问题充满热情。如果把高速互联网比作21世纪的电力的话,这个世界的很多地方,包括美国在内还处于煤油灯时代,地球上只有27亿人使用了电灯。当然这么做也是出于战略利益考虑,如果上网的人多了,那么点击谷歌广告的人也必然增加。

Project Loon计划的气球将环形围绕地球,每一个气球可以为其下方圆25英里的区域提供无线网络服务,而利用谷歌发售的天线就可以获取这种服务。这是不是很棒,让无法上网的人获得廉价的网络,智能手机可以更快更便宜的上网了。

多年来,谷歌已经做了一系列测试。在美国的堪萨斯城、奥斯汀以及普罗沃等城市,谷歌已经建立了自有的高速网络,它甚至准备利用闲置的电视频段 ——空白频谱做为网络接口。但是这些方法的价格过于昂贵,让世界其他未通网络的地方望而却步。因此为了提供廉价的网络服务,谷歌把目光投向了天空。

经过两年的开发,6月15日,谷歌在新西兰的基督城召开了发布会。就在总理约翰-基发表致辞的时候,几个漂浮在空中并配备天线的气球为当地50个家庭提供了网络服务。

这个数字能变成5万、5千万、5亿或者更多么?这就是谷歌所希望的。Project Loon被谷歌视为高风险高回报的“登月计划”。在谷歌这样的登月计划还有很多,例如无人驾驶汽车。然而为了实现这个计划,谷歌必须成功控制气球——这一 问世一个世纪,但至今仍未被彻底了解的飞行工具,谷歌必须能更准确更持久的控制气球。Project Loon计划让人联想起了凡尔纳描写的飞行探险家斐利亚-福克,他们正在把科幻小说变为现实。

Google X也许是世界上唯一在气球互联网上投入数千万美元的机构。这个实验室于2010年初成立,致力于无人驾驶汽车和谷歌眼镜这样的大型项目的研发。 DeVaul是毕业于MIT的工程师,他的博士论文是关于“记忆玻璃”方面的研究,在苹果工作一段时间后,2011年年中他来到了这个实验室。

DeVaul加入了X实验室的快速评估小组,这个小组的工作就是对各种创意进行甄别,把特别疯狂的想法和一般疯狂的想法区分出来。X实验室负责 人阿斯特罗-特勒说:“这里的人都有特殊的能力,他们看到的世界与我们不同。”特勒提交了一些创意给DeVaul,让他进行筛选,其中之一就是通过气球在 平流层提供无线网络服务。CEO拉里-佩奇对这个想法非常感兴趣,并拨出专款进行资助。

事实上包括DeVaul在内的技术专家一直都看好基于气球的通讯技术,但是这其中存在一个问题:气球容易受到风的影响。如果你想让气球固定在一 个地方,就要不断的克服风的干扰,而最终结果总是让人失望。2011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曾希望通过加装太阳能设备取得成功,然而在实验过程中,气球模型 没有到达预定高度,最终计划被迫取消,气球最终落到了宾夕法尼亚州的沙漠里,此后该公司再没有进行类似实验的计划。

在考虑项目可行性的过程中,DeVaul有了新的想法,与其制造一个消耗很多能源的庞然大物停在平流层和风搏斗,不如另避蹊径,使用更小、更廉 价的气象气球,它们可以在空中停留40天或者更长,并且可以环绕地球一周,他说:“我想为什么不能释放很多气球,然后让信号覆盖全世界呢?这听起来是不是 很疯狂?”

DeVaul的想法有明显的漏洞:在气球持续数周的环球旅行过程中,控制它们非常困难。但是气球能否利用气流调节飞行高度?这样就可以让气球上 升或降落,并朝预定目标漂浮。问题的关键是要分析大量关于气流的数据,不管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而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就储存了大量这样的数据。 DeVaul的团队恰恰擅长处理数据, DeVaul认为,我们可以让气球环绕地球旅行,就像帆船利用风能就可以达到目的地一样,和帆船一样,气球不需要燃料也可以移动。

这个计划就像将一台庞大过时的大型计算机分拆成无数个小的处理器。特勒认为这个方法将具有跨时代的意义,他说:“一旦我们可以做的更好,提供的 服务更安全、价格更低,那么事情就会有质的飞跃。所有我们现在认为已经处理很好的事情,有朝一日都会被认为过时和可笑。在我们有生之年,这种情况会不断重 复。”

在DeVaul建造他的气球舰队之前,必须确保气球发送的Wi-Fi信号可以正常工作。2011年8月他进行了第一次测试,他使用了廉价的探测 气球,这种气球不能抵抗高海拔的压力差。(随着气球上升,气球内外空气压力差将增加,除非表皮非常结实,否则气球会爆炸。最终谷歌会选择抗高压气球)。为 了引起轰动效应,他在一批谷歌工程师面前放飞了一个带有安卓小绿人(安卓商标图案)的气球,他说:“如果安卓小绿人能够飞上天空,那么一台可以向地面发射 Wi-Fi信号的电脑也可以。”

过去四年,迪士尼公司一直努力重新设计人们在游览迪士尼乐园时的感受。你可以在线订购门票,然后规划游览的全部细节,订票成功后将获得一个手 链,而它将成为游览迪士尼乐园所有场馆的通行证。这个手链被称作MagicBand,它会不断同游乐园内的传感器联系,这一切都通过软件控制,而迪士尼乐 园也变成了一个计算机接口。你可以在还剩30秒的情况下观看一场表演,而座位已为你预留好;你可以骑上预选的木马,而不用长时间排队;只要一个手势,你就 可以买任何想要的东西;小人国的玩偶可以叫出你的名字并祝你生日快乐,米老鼠会在预定好的时间出来迎接你。这些为娱乐而设计的服务也让我们更好的了解未 来:真实世界和数字技术相互作用完美融合,创造出一种综合的全方位的体验。

这代表了设计理念的最新趋势。过去30年,我们生活的很多方面都被转移到电脑屏幕上,从购物到上学,设计者们专注于完善用户界面:在合适的地方 设置按钮然充当相机的快门,通过滑动屏幕和点击就可以完成支付手续。但是未来世界,传感器和微型移动电脑无处不在,我们的数字交互将不再简单的出现在电脑 屏幕上。就像迪士尼给我们展示的那样,它们将无处不在。设计者们将不再只是设计产品或界面,而是设计各种体验。

很多新产品正悄悄进入我们的生活并且变得不可或缺,例如Jawbone公司的UP,借助语音和手势控制的Xbox One,以及各种超级智能的app,这其中包括Highlight,当附近有你的朋友时,它会自动提醒你,而Automatic可以在你驾驶出现危险前通 过智能手机发出警告。然而这只是开始,今后五年你身边将出现各种嵌入式的设备和服务。就像屏幕的兴起要求设计者制作软件交互界面一样,无屏幕数字交互的出 现也同样带来了新的挑战。

比尔-巴克斯顿就像电影《回到未来》里的布朗博士,1985年他创造了世界上第一个多触摸界面,在一篇文章中巴克斯顿对体验式设计进行了定义:不注重产品或设备本身,更关注它们对人类生活的影响。现在巴克斯顿为微软(32.51, 0.05, 0.15%)研究院工作,他说体验式设计的下一个挑战是让各种佩戴设备、平板电脑、手机以及其他智能设备配合工作,从而满足用户不断变化的需求。

所有设备都应该被通盘考虑,而不是像今天这样:新的设备和功能不断增加,但是却忽视了如何将它们整合在一起。(比如一个拥有笔记本电脑、 iPad和iPhone的人,就同时有了三个照相机,三个邮件发送设备,三台媒体播放器,很可能还有三个相册)即便我们的设备使用起来更见简单,但是随着 数量的增加仍然让生活变得更加复杂。巴克斯顿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就是停止孤立的看待问题,他提出的标准是:每一个设备要减少整个生态系统的复杂性,同 时要增加系统的价值。

什么是增加系统的价值?巴克斯顿举了车载同步电话的例子。与手机连接以后,汽车将启动自己的声音识别技术,这样你就可以边开车边打电话,而下车后手机又被重新激活。汽车和手机的一部分功能重合了,而这一功能是你时刻都需要的。

如果所有的设备可以相互协作,那么世界将有新变化。Frog因80年代初设计了苹果(481.53, -7.57, -1.55%)的Apple IIc而出名,现在这家公司正在制造一种智能灯泡,它可以感知人们在家中的位置,然而在墙或者桌子上投射出可触摸荧屏。想象一下如果这个灯泡和你的移动设 备连接,当它感应到你在厨房,而你的手机里有关于烹饪的app,那么这个app将在你做饭前投射到冰箱门上供你使用。

当然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设备就必须变得更加智能,我们的手机或者其他佩戴设备可以同周围的世界实现无声的沟通。如今苹果的新操作系统就有了这样的功能,他可以通过智能蓝牙与周围的设备分享数据。

这对设计者而言是巨大的挑战。今天的软件及APP设计师非常清楚如何满足用户的要求,他们准确的知道在哪里设置一个按钮,屏幕滚动的速度该多 快,然而当离开屏幕进入一个更广阔的世界时,他们需要考虑人们日常活动的每一个细节,像小说家或电影制作人那样理解人类的行为。(否则很可能设计的产品出 现类似谷歌眼镜那样的社会反弹,这款产品将引发大量的侵犯隐私问题)

为此科技设计师必须改变观察世界的方式。位于伦敦的设计公司Berg曾给BBC、谷歌以及诺基亚(6.63, 0.05, 0.76%)这样的客户设计过前瞻性的产品模型,CEO马特-韦布认为设计师必须突破今天一个人对着一台电脑工作的模式,他说:“我们的技术现在还无法应对多人共享,当你使用的时候,别人就无法使用。”

 

Berg正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准备开发一套新系统允许多个用户同时使用相互关联的智能设备,系统还可以根据每个人口味和偏好做出调整,Berg联合创始人杰克-舒尔茨说:“这才是我们真正生活的世界,但是对软件设计而言是个巨大的挑战。”

考虑下奈飞公司(307.14, 0.65, 0.21%)面 临的挑战:如果你的配偶用你的账号看节目,那么这家公司超强功能的推荐引擎可能就毫无价值。奈飞公司正试图通过将多个用户的配置文件设在一个账号的办法解 决这个问题,然而韦布说:“即便这样,也许方向也是错误的,因为观众的人数随时可能增加。”很容易想象未来版本的奈飞,比如通过Xbox Kinect摄像机确定谁在房间里,然后综合所有人的兴趣爱好选择节目。

当所有各种高科技都被应用到日常交流时,才会出现真正的交互式体验。媒体设计公司Local Projects的创始人杰克-巴顿说:“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而现在正影响着实体空间。”比如在线眼镜零售商Warby Parker已经开设了实体店,想象一下如果商店自动获取你的在线信息,知道你最喜欢的款式,然后将只向你推荐你最中意的眼镜。再比如 Nespresso,它的实体店给客户提供无线射频识别卡,客户可以自动付款并根据以往消费记录提供个性化服务。巴顿相信下一步将出现通用便携的电子识别 技术为人们提供定制化的服务,现在支付公司Square就在做这样的事。

 

然而这一趋势也有负作用,技术可能侵入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如果设计不当,没有充分考虑新产品和服务如何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那么新技术可能是可怕的。这就是我们接下来面临的挑战,设计师必须充分了解人们的需求,更好的认清人类生活的规律。(鹿城/编译)

分类: 6如何设计 标签: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