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3年4月 的存档

听刘芹讲雷军周鸿祎的那些事

2013年4月25日 没有评论

最近有很多人和左林右狸讨论关于中国互联网四大奇案的话题,今天来八一八经历过左林右狸眼中经历过中国互联网最多离奇案子的VC——晨兴创投的合伙人刘芹。


     刘芹第一次见到邹胜龙,是在2000年,北京,此时全球互联网第一浪已经俨然到顶(中国也跟着),但狂热的情绪依旧在,邹胜龙和刘芹兴奋的讲述互联网日后可以利用分布式计算做哪些事情,这是邹胜龙的专业,刘芹对此也不陌生,刘芹1993年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工科背景,1998年考入中欧MBA班,1999年从中欧毕业后与同学石建明一起加入晨兴(这个班出了中国VC界的许多大人物,日后再表)。


     晨兴是中国互联网VC历史上一定不是最大牌,但却是最资深的VC之一,其最开始作为香港陈氏家族的投资部创立于1986年,在上个世纪就就行走中国内地的早期资本市场。陈氏家族与张朝阳的某个老师相熟,因此,晨兴很早的成为搜狐的投资人,晨兴也应该是搜狐的第一个机构股东也是最重要的机构股东,之后才有IDG和道琼斯。


     邹胜龙当时讲得很兴奋,刘芹听得也很兴奋,但此时邹胜龙还没下定回国的决心,刘芹和邹胜龙约定,一旦邹胜龙回国,一定来找自己。


     但等邹胜龙回美国,发现整个大势已经远去,一哆嗦,2002年年底才回到国内。2003年,迅雷正式成立,邹胜龙去找刘芹,但晨兴并没有由此成为迅雷的第一个机构投资人。


 这与晨兴在2000年后的方向调整有关。2000年后,刘芹和石建明开始参与一些媒体类的创业项目,撸着袖子自己跳下去干,晨兴后来成功压中的凤凰新媒体(上市)以及聚众(卖给分众)这些媒体投资里那些成功项目,与刘芹的这段经历有关。其中做的最漂亮的媒体项目是把《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引入中国。


(剧透:左林右狸被线报告知,《哈佛商业评论》日前转手给阿里巴巴,是晨兴与阿里巴巴最近的诸多合作之一。之所以说诸多,是因为最近双方之间还夹杂着UC的资本合作。


UC这个项目上晨兴和阿里巴巴也有合作,过去有,最近也有。过去是指20097月的那次给UC 2亿美元估值的那次集体认购,当然,你也可以理解成晨兴和联创只是象征性的,主角是阿里巴巴。


坊间传闻,阿里巴巴成为UC的新求购方,左林右狸认为,经过百度的凤求凰后,UC哥三的心境大不同,委身的可能性已经不大,更多的可能是晨兴出于本期基金退出的需要,请阿里巴巴帮着买些老股。)


     刘芹这种以创业者而不是投资人的情况一直延续到2003年,由于基本上是自己操盘的方式做,精力上不聚焦,因此,晨兴由此错过了第一轮投资邹胜龙的机会。但携程2003年年底的上市,之后九城也跟着在纳斯达克上去,让刘芹和石建明以及陈氏家族的成员一起意识到,该回到早期投资的主战场上来。


     刘芹虽然没有一早投资邹胜龙和程浩的迅雷,但还是很帮忙,那次被媒体描述过无数遍的关于程浩去找雷军演示迅雷如何快的会面,其实是刘芹帮助安排的。正是那次会面,决定了迅雷之后的一帆风顺。


     不过,IDG给迅雷的钱不多,迅雷早期的几个版本也不是很如意,在这个时候,晨兴在2005年接了一大棒,具体比例刘芹说超过三成。左林右狸查了下,2006年迅雷的董事会5席,除了两个创始人邹胜龙、程浩和IDG的杨飞,两席来自晨兴。而根据迅雷上市财报反推,晨兴在迅雷的A轮投资应该在三成到四成之间。说晨兴说是迅雷最重要的机构投资人,没有争议。最开始的错失反而成为重注参与者,还是蛮离奇的。也许正是有这段过往,才有了迅雷上市时诸多精彩故事和离奇时刻,这与本文无关,容后再表。欢迎大家继续关注左林右狸。


迅雷这个案子,周鸿祎是天使,但其当时是在IDG做合伙人,个人放了点钱,算周鸿祎的案子。但周鸿祎的权益并不多,IDG也不多。因为迅雷,晨兴与周鸿祎也由此相熟,之后也陆陆续续有合作,按照刘芹的统计,晨兴与周鸿祎有6个案子有过合作,其中最著名的除迅雷外是康盛创想。


和晨兴合作案子最多的不是周鸿祎,而是雷军,晨兴和雷军一共合作过9个项目,由于多看已经合并到小米,因此,也可以说是8个,这8个案子里,包括小米,YYUC7K7K、乐淘以及尚品这6个经典案例,不过没有凡客。


凡客第一轮融资的时候陈年主动找过刘芹,陈年在见刘芹前还接到过雷军的推荐电话;陈年的另外一个早期投资人冯波也与刘芹相熟,冯波也是迅雷的投资人,也同在迅雷的董事会上,冯波也参与投资了UCweb。雷军和冯波也很熟悉,冯波尊雷军为雷神,联创策源与雷军合作的案子未必比晨兴少。在刘芹的记忆里,不止一次雷军当着他和冯波的面一起鼓动晨兴一起参与凡客的事情,但每次刘芹都笑而不语。很显然,这与圈子无关,与人情无关,与闲话无关,刘芹有自己的判断和道理。


和电商方向也关系不大,陈年的凡客所学习借鉴的对象PPG的李亮刘芹也很熟,甚至是PPG这个公司也是刘芹给雷军推荐的。晨兴也投电商,比如尚品。


按照刘芹自己的辩白,晨兴之所以对凡客不感冒主要原因有二,原因一是他觉得陈年的气质更适合做运营,而不是做品牌,凡客后来拆出V+V+是陈年团队运营能力超强的一个彰显。原因二与当日刘芹与陈年的会面发生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类似第一次会面就决定投与不投的感性时刻还很多,比如IDG的章苏阳就是因为王微第一次穿拖鞋来见他就决定投),当时感觉双方没搭上,之后持续错过。如此说来,创业者要谁的钱,还是要算八字的,命理得合。


资本圈真是一个不断有离奇故事的地方,有时就是人情,有时人情其实微乎其微,有时是理性压倒感性,有时是感性压倒理性。


刘芹的心得是,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判断,人和人的交往的前提是因为在同一个事情上持续有相同的判断,人因理性而交往,因感性而升华,正所谓道不同不足以谋。很多时候,刘芹发现他是天使和创业者第一个想去求证的那个人,这与刘芹本身创过业,在大方向判断上有过积累相关,也有刘芹和晨兴能帮到他们有关。


关于晨兴和刘芹身上的离奇故事还有很多,比如小米第一轮融资前雷军给刘芹打的那个打掉三部手机电池的电话里讨论的到底是什么?是什么让刘芹在迅雷和YY两家客户端公司上市路上几乎一样的场景下做出截然不同的判断(前者等,后者催)这样的一个人,在门户时代压中了搜狐,在网游起来的时候压中了九城,在Web2.0的浪潮里压中了YY,在视频这波中压中了迅雷,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压中UC和小米,这些连续的压中本身就是很离奇。


刘芹和他投资企业之间还有哪些离奇和八卦,请大家继续关注左林右狸明后日更新,在下篇中左林右狸将以问答的方式继续拷问,也欢迎大家点题。

分类: 8门派江湖 标签:

腾讯之行的感悟

2013年4月25日 没有评论

jihui

想想还是写这么一篇吧,主要写给互联网安全的从业者。

18号晚上到深圳,黑哥见我后第一句话就是:“这么小的会你咋也来?”,说的我似乎真成了会棍一样。

我的回答是:“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腾讯的面子一定要给!”

这么说是有原因的。腾讯是一家在某些方面比较低调的公司。比如这次的内部沙龙,由腾讯的安全中心邀请了行业内的诸多安全专家一起开闭门会议,就办的很低调。

若干年前腾讯还开过一次安全的闭门会议,那时候benjurry还在,我当时代表阿里过来。腾讯给每个speaker订了一个豪华酒店的套房,让初出茅庐的我倍感荣幸。还拍了照片发给妈妈,看,腾讯请我住这么豪华的酒店,印象很深刻。

现在很多年过去了,benjurry后来去了盛大云做CEO,然后没多久又离职创业,我写书时请他作了序;而当时来我酒店房间里一起打CS的搜狐的kevin,这次见到他居然留起了一头齐腰的长发,还染成了黄色。在酒店大堂里远远的看到一头长发的“美女”,一时还真没认出来。kevin还在搜狐,对安全的理解还是那么独特。

扯远了,碎碎念的缅怀过去是人变老的前兆。

回到正题上来。腾讯可能是中国大型互联网公司里面最早建设安全团队的公司,比阿里还早。而且腾讯对安全的重视程度,也是其他公司所难以达到的,这与最高层领导的重视密不可分。

可能有人要说腾讯是自3Q大战后才这样的。怎么说呢,在我看来,3Q大战只是让腾讯更加重视安全了。我讲两件事,都是发生在3Q大战以前。

很久以前,腾讯的coolc(杨勇,目前腾讯安全中心负责人)就和我说,腾讯认为安全是保持竞争力的门槛,当竞争对手的产品都追到同一水平线时,安全就会成为拉开距离的核心竞争力。

如果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朋友,可以去关注一下前段时间闹的很厉害的“音悦台”的刷票事件。

另一件事,是我第一次去腾讯参加安全闭门会议的时候,晚宴上腾讯的CTO张志东跑来和我们一起吃饭。当时我才二十一、二岁,当benjurry煞有其事介绍我和中国最大互联网公司的CTO握手时,紧张的心情可以想象。不过也就这件小事,可以侧面反应腾讯高层对安全的支持程度。我从没见过其他大型互联网公司的最高层领导者会跑来和安全圈子里的人混在一起。

所以腾讯的安全做的好,是有原因的。从安全团队的组织架构上看,腾讯安全团队的声音可以一直通往公司最高层,不像其他大多数公司一样,安全团队是挂在运维、研发下面,甚至还有挂在IT部门下面的。

—— 我是万恶的分割线 ——

之所以举办这次闭门会议,是因为腾讯的TSRC(腾讯安全响应中心)最近搞的风风火火。在过去几个月里,给报告腾讯漏洞的白帽子们发礼品都发了几十万了。像黑哥这种“漏洞之王”在TSRC这里攒够了苹果的全套装备,ipad都赚了好几个。

我私下里问2胡(TSRC负责人),有多少白帽子报过漏洞,2胡告诉我前后有几百人,目前活跃的有几十人。这是很不错的成绩了,要知道整个中国互联网才多少白帽子。

会议中我提了个问题,问TSRC今年发礼品的预算是多少,阿波罗(2胡的老板)给我的答案是(此处省略若干数字),并从CTO张志东那里得到了鼎力支持,原则上无上限。

在会议上,阿里的同学也表示今年要开始搞“ASRC”。由此,我逐渐感觉到未来2、3年内安全行业会有一次变化的机会。这次变化是由于腾讯、数字公司、阿里、网易等互联网公司出于自身的考虑有意或无意的行为而促成。再加上我会推波助澜,嗯,等着吧,我还没出手呢。

这次变化就是,长期以来中国的互联网一直缺乏一个桥梁,让白帽子以一种合适的途径提交漏洞给厂商,并从中得到回报。而一旦出现一个平台级的桥梁,就有可能改变整个互联网安全行业的格局。试想未来的很多小黑客们,只需要依靠给厂商挖漏洞就能养活自己,这些漏洞也不会流向黑色产业链,多好啊。这将促进整个安全行业的繁荣,一改如今青黄不接的现状。

而为每个漏洞明码标价,正是这其中最关键的第一步。现在,第一步已经迈出了。

—— 我是万恶的分割线 ——

写累了,其他的留待下次再写吧。

pennywise

昨天写累了,今天继续。这篇又是在飞机上完成的。

腾讯之行见了一些朋友,聊了很多,也让我对以前的一些想法更清晰了。

我在闭门会议里抛了一个有点惊世骇俗的观点:

有什么公司是因为黑客入侵而走向衰落的?拍拍脑袋,几乎都找不到一家。

—- 吓死你们这些玩安全的。

当时为了讲我的主题,所以对这个观点的解读不够深刻,现在我展开讲讲我都想到了些什么。

我这个问题是针对所有做“反黑客”的公司来说的,他们是售卖各种入侵检测产品、扫描器、安全评估服务。

(DDOS我没有包含在内,因为DDOS确实是刚需,而且是拼钱的。以前我做的一个很成功的论坛“幻影”就是被DDOS搞死的,当时一群穷学生什么都不懂,也没钱找能抗D的机房。业内的权威社区xfocus也被DDOS打过很长一段时间,打到差点关站。)

所以就“反黑客”这件事情来说,黑客把网站黑了又如何?

CSDN被拖库了,现在还活的好好的。Evernote被拖库了,Linode被拖库了,道个歉就完了,该咋样继续咋样,大家还得用它。网站被黑客入侵了,So What?

公司走向衰落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是极少有因为黑客入侵而直接走向衰落的。那么对这些公司而言既然无损业务,凭什么要重视安全?

所以我的疑问是:假如这些网站被黑了后,仍然该干啥就干啥,甚至还越活越滋润,那你们整天为之奋斗的事业意义何在?

估计很多行业内的朋友看到这里要流冷汗了。别急,且待我把个脉。

我讲几个事情。

1. 以前有一家叫“港湾”的公司,做网络设备的,据说就是因为被人雇佣黑客偷了核心代码,而死掉了。当然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不可考证,而且涉及到另一家令人尊敬的公司,不敢妄言。但就这个案例来看,在软件时代,黑客入侵可以直接导致一家公司走向没落。

2. 在淘宝的时候,有人跟我说就算今天有人把淘宝的代码全部给拖走了,也搭不起来(几百G、上T的源代码)。就算搭起来了,也无法做出第二个淘宝。 —- 在互联网时代,代码的重要性远远的降低了。

3. 据说马云在看到三鹿奶粉因为三聚氰胺事件而垮掉后,明白了安全的重要性。

所以,安全对于一家公司来说重不重要,需要结合场景来看。

在公司规模还不大的时候,如果遭遇黑客入侵,打击可能是毁灭性的。昨晚我就接到了客户的紧急求助,创业公司还是经不起折腾,要是被黑客多玩两次,可能就玩完了。

在市场充分竞争时,如果遭遇黑客入侵,可能会导致用户流向竞争对手。这点应该很容易理解吧,昨天的文章里也提到了腾讯的态度就是如此。benjurry后来在微博上回复:我记得pony(马化腾)是这么说的:“我们所遭遇的安全问题,其他竞争对手也必然会遇到,那时候,安全就会成为我们的壁垒。”

一些对安全比较敏感的行业,会对黑客入侵比较重视。比如支付宝、云计算等,如果出现一次黑客事件,用户可能就不再信任了,而会去寻求其他替代者。支付宝对安全的品牌形象就非常敏感,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尝试发个文测试下支付宝的反应。

所谓的“黑客入侵对公司无影响”其实是个伪命题,因为安全问题而流失的客户数很难准确的统计出来,也没有一家机构站在第三方的角度统计过。

但话又说回来了,从结果看,因为“黑客入侵”导致公司走向衰落的情况确实很少。这些不幸的公司,最后或者加大了安全投入,找到了解决方案;或者是靠公关把负面新闻给和谐了;或者是用户们选择了健忘,依然好好的活着。对于他们来说,每天要面临的“业务安全”问题,可能比虚无缥缈的“黑客入侵”要来的更加实在和具体。

让马云担心的“三聚氰胺”问题,正是业务安全问题。支付宝曾一度有野心把反欺诈的解决方案推广成行业标准,如果阿里单独成立个安全公司来搞搞,也许还有点搞头。

在过去,业务安全问题因为其复杂性与个性化,很难有统一的解决方案。所以安全公司一般都只做“反黑客”而几乎不做“业务安全”,这其实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所以,我看到的未来,可能会出现一些商业上能取得成功的案例,以创业公司或者是开源的、不开源的软件的方式,解决业务安全问题。会涉及到反诈骗、反钓鱼、anti-spam、anti-abuse、刷票、刷粉、秒杀、垃圾注册等诸多领域。

—— 我是万恶的分割线 ——

最近DoNews社区对我作为“道哥的黑板报”的host,进行了一次采访,点击“阅读原文”可以查看这篇文章。

照片是我本人,是去年在千岛湖附近拍的。

分类: 3电动设备 标签:

前浪死在沙滩上

2013年4月25日 没有评论

startup_curve

今天的题图是Y Combinator的创始人Paul Graham手绘的“创业曲线图”。一年前在avc.com上有一篇比较重要的文章叫《The Startup Curve》进一步描述了这个曲线图的规律。

如果觉得看不懂这个图,可以看看台湾连续创业者,博客作者Jamie总结出来的中文版,如下:

startup_curve_cn

简单来说,一个创业过程可能会包含这么几个阶段:

1. 被媒体热炒概念,一时成为焦点。

2. 失去新鲜感,热度不断下降,直到没什么人关注。

3. 接下来会经历非常长的一段低谷期,可能是3年、5年甚至更长。

4. 在低谷期中,不断的尝试推出新产品体验市场反应。这个过程会很纠结,不断希望又不断失望。这期间可能会有核心团队成员提出离职,让你痛苦万分。

5. 如果在低谷期中没死掉,终于踩到了一次狗屎运,产品被市场所接受,然后就会迎来真正的成功。

几乎每个创业公司都会经历这么一些阶段。或者以极大的毅力和魄力冲出漫长绝望的低谷期,或者在低谷期中默默无闻的死掉。有些创业公司更悲剧,连第一个高峰期都没有,在沉默中诞生,也在沉默中灭亡。

在第一个高峰期,或多或少都有泡沫的存在,而在低谷期,又往往被低估了长期的价值。在低谷期需要有一个强力的CEO,带领全公司冲出低谷,就会迎来真正的成功。而在第一个高峰期被关注,根本谈不上什么成功。

用这个规律来看最近的一些事情。

如果翻翻最近媒体上的一些文章,可以看到“打车应用”的频率出现的次数不低。打车应用出现不久,现在正处在媒体热炒的阶段,也就是第一个高峰。也许还没到达顶点,也可能已经到顶点了。

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些文章在唱空“打车应用”,这可能是一个信号,标志着不久后可能会进入低谷期。做打车应用的创业公司也会发现各种各样的现实问题,发现原来想把市场做起来没有一开始设想的那么简单,于是会开始做各种调整。

漫长的低谷期看不到出路,会让人绝望,大部分同行竞争者都死了,最后剩下一两家活着。活着的发现到最后做的事情,和一开始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 我是万恶的分割线 ——

最近有很多人问我怎么看待微信公众账号未来的发展。

在我看来就可以用这条创业曲线解释。我们在这里谈的是“微信公众账号”,而不是“微信”,这有很大的不同。

微信公众账号目前明显处于媒体热炒期,第一个高峰还没有达到顶峰。

“道哥的黑板报”连载到今天,已经是第63篇文章了,说实话未来的路怎么走下去,我也没有想得特别清楚,仍然在摸索中。我相信很多个人维护公众账号的人都会有同感。

在我写到第20篇左右的时候,我有一个感觉: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微信公众号是蓝海,如果时间再推后半年,到今年的Q4左右再开始做这个事情,竞争就会非常激烈了。

最近一个月,明显感觉到很多人投身进入了微信公众账号的行列,开始圈地运动。随之而来的是媒体的热炒,“自媒体”的概念一时间也铺天盖地。这波热度有泡沫在里面,很多人跟风,一窝蜂冲了进来,可能玩一段时间后会发现完全不是想象的那么回事。

所以对每一个公众账号来说,现在都仅仅只是在第一个高峰期,甚至还没有到达这波泡沫的顶点。随后而来漫长的低谷期,才是最考验人的。

微信公众账号不是万能的,甚至连微信本身的社交体系都没有完全和微信公众号打通。每一个微信公众号,与订阅者之间都是一对多的星状结构;而订阅者与订阅者之间,却难以互相建立联系,形成网状结构。

微信本身依靠联系人形成了网状结构的社交关系,但这种网状结构的社交关系却没有遗传给公众账号,不知道腾讯是否有深层次的考虑在里面。这其实限制了公众账号发展的潜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会是天花板。

所以公众号的星状结构,天生会具有媒体的属性,同时做一些工具类的应用也是有可能的。但不在公众号一端打通订阅者与订阅者之间的联系,就不可能在SNS方面有所发展,可能这也是腾讯想要的结果。

未来公众号的发展,会受到微信每个版本升级的影响。如果说有什么期待的功能,就是微信需要支持公众号的内容搜索,以及要有公众号推荐的入口。

在货币化上也有可以期待的地方,无论是成立广告联盟,还是引入第三方支付,都可以在公众号的商业化上迈出一大步。没有商业化的支撑,是难以长久的。

所以除了眼下的这波炒作概念的高峰外,未来肯定还会迎来好几波高峰,一是内容搜索或者账号推荐,二是货币化功能。这样的升级都意味着游戏规则的改变,适者生存。

我估计今年一直到年底,微信公众账号都会很热,特别是当第一个很赚钱的公众账号出现以后,会让媒体的炒作到达顶峰。

但在光鲜的背后也别忘了,更多的跟风者,都是一窝蜂的进来,然后一窝蜂的死在沙滩上了。

分类: 7职业创业 标签:

为什么微信的用户体验如此糟糕

2013年4月25日 没有评论

不可否认,从功能层面看,是一个好产品,张小龙为其推出了许多革命性功能,帮助腾讯再次在移动互联网上成为IM领域的佼佼者。但作为一个用户,我个人认为中有一大堆相当糟糕的体验。

朋友圈中的隐性操作

朋友圈初期,我对它的认知仅仅停留图片内容的发布上,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一位好友在朋友圈中发布了一条文本信息,我花了很长的时间也没找到提供“发布文本信息”的功能按钮在哪儿。最后我只好求助自己的朋友,他告诉我:长按拍照按钮就会弹出“发表文字”的对话框。令我不解的是:这个“长按”操作不仅十分隐性,而且与微信整体的“点击”操作规则完全不相符(除了删除操作),为什么会将它设计在这里?为什么不在点击拍照按键后弹出的选项中直接添加一个“发表文字”的按钮?

1

吵闹的微信群

首先让我无法理解的一点是——为什么微信群不需要用户确认,而是只要被邀请就会自动加入?这导致了一个十分尴尬的状况:很多时候我被邀请进入一个微信群,但实际上我对其中的群消息一点也不感兴趣,我无法选择“不接受群消息”,只好关闭消息通知拦截冗余信息,但它还是会源源不断地让我接受消息,耗费流量,而且很多情况下,迫于“面子”和“礼貌”问题,你还无法很干脆的退出微信群。

实际上它还带来了另一个问题:虽然我在微信中设置了不被通过QQ号检索到,可一旦我在非自愿的情况下被一个好友邀请进入微信群,我“隐藏身份”的举动可能就暴露给了其他人,所以说微信在构建用户隐私花园时完全漏掉了一面墙。

2

不知所以的功能介绍

在微信的“设置”大类中的“通用”选项内,有一个“开启高速录音模式”的选项,当你选择它时,微信会提示你:“关闭后会提高你的流量,建议仅在录音较差后无法录音时修改”。我在看完这段话中仍然没有理解“高速录音模式”到底是哪里“高速”了,假如它意味着“通过降低音频质量来节省流量”,那么为什么不直接将其写成“流量节省模式“?

3

二维码名片该放哪儿?

我已经无数次遇到有人在一时间找不到二维码名片的状况了。微信将这个功能放在了“设置”的条目中,但我认为这并不是个好主意,它完全有更好的去处——朋友们的条目内。回想一下,二维码名片的大部分的使用场景全部都是用户通过扫描二维码相互添加好友,这是一个十分容易联想的条目——实际上你也会发现,大部分“找不到二维码名片的用户也是因为第一时间跑到了“朋友们”的条目当中。

4

能让通讯录更混乱些么?

在“通讯录”这一大条目下,微信将“新的朋友”功能条放在了第一位,我不太理解这个目的,不过它也没多大影响。让我不解的是,为什么会将公共账号、群组、和个人好友以这么奇怪的形式组合起来:公共账号是一个独立的条目,群组和好友分别散乱的罗列在这个条目之下。为什么不将它们设置为三个并列的条目呢?

6

更让我无语的是,当你点击“群组”或“个人”信息时,弹出的相关信息页面的最下方是“发消息”或“进入聊天”选项,它们在功能性和架构上都是一致的。可当你以同样的方式点击公共账号页面时,最下方的操作变成了“取消关注”。我个人猜测这一差别的原因是因为用户和公共账号之前产生聊天行为的概率较低,但实际上,既然微信给了“公共账号”一个同个人和群组相同的“长按删除”的操作,那么还有必要在这里添加一个“取消关注”的选项么?用户如何方便的找到向公共账号发送消息的选项?在相似的功能集中为什么不选择一个通用的产品架构?

5

另外,我不止加入了两个群组,但我的群组里永远只显示两个群组,我还找不到从哪儿可以找到其他的群组。 哦,别忘了,通讯录右侧的字母检索真是小的可怜,我真怀疑他们当初是拿Galaxy Note设计的。

为什么不将消息页面分隔?

如果你是一个重度微信用户你可能会有这样的感受:消息界面在短时间内就汇集了来自群组、好友和公共账户的信息。但对于很多人而言,它们的意义是不同的,可能公共账户的信息就更偏向媒体或工具。可是他们全部堆叠在一个页面,我认为仅依靠栏目内的“搜索”并不能很方面的检索信息。举个例子,假如我喜欢用“我的印象笔记”这一公共账号随时同步信息,或是用“一本词典”查询专业术语,可不断刷新的消息让它们在消息页面瞬间被湮没了,好要上下滚动半天才能找到他们,最不幸的是,他们还不能像消息那样被置顶。但如果将这三类信息分隔开,并都提供置顶操作,我想应该会方便很多。

8

那些功能都在哪儿? 

每次在微信新版本发布时,都会有一堆新奇的功能推出,但我发现许多功能我都从未用到,一些不看新闻直接更新产品的朋友甚至都不知道在微信中有这些功能。

在微信“设置“板块的“功能”页面中,你会发现有“语音记事本”这样的功能,但我敢保证有相当比例的用户都不知道它的存在,而有些用户即使看到了它也没发现除了再通过“点击语音记事本”和“查看记事”这两步后启动这个功能的快捷方法。这么算起来,用户从登陆微信界面到使用这样一个功能总共需要4次点击,前提是你还有足够熟悉它的位置。

7

与之相似的还有“摇摇传图”和“摇摇书签”等,不过好在因为“摇一摇”这一特性,知道它们存在的用户还能够比较清晰的知道它们藏在哪儿。许多人都说微信能够承载巨大的想象空间,但我想这些空间绝对不应该被藏在微信的迷宫之内。

分类: 3电动设备 标签:

困兽之斗 凡客去品牌做渠道

2013年4月25日 没有评论

凡客本来是电商的明星企业,算是垂直电商的标兵,很多人做垂直电商都是号称要做第二个凡客,所以,凡客对于电商的意义是十分重大的。不过,在凡客砍掉如风达开始做盈利之后,我就并不看好凡客了。做盈利而不是做速度和预期本身就是一种对上市的绝望和放弃,而目前在中国市场上,电商不上市,能靠融资活下来的屈指可数。所以做盈利,无非就是为了活得更长,以便耗到大家都死了的时候,还可以再拼搏一次。而我一直不认为不做物流的电商能有什么前途,连淘宝都要开始做物流了,其他人再瞎坚持就是自己的不对了。

最近凡客有几件事情还是引起一些反响的,一开始是帮助迅速坠落的李宁同学清库存。这个行为我都看着有些悲凉,搞不好当年凡客就是要做服装电商界的李宁来的,现在李宁也不行了,哎,写着写着我都要哭了。这件事情让凡客的渠道化思路得到了很明确的体现,毕竟在之前,凡客一直是自主品牌的标志,现在开始卖别的品牌了,渠道冲量思路暴露无遗。当然,李宁打折还是卖的不错的,毕竟,那是李宁啊,这就是品牌的力量。

而之后凡客又传出两大变革,第一个变革是模仿唯品会,做特卖平台。换句话说,我就要做服装渠道商了。应该是延续倾销李宁的模式,顺便还可以做做库存周转的生意。而另一个变革则是切入3C数码领域,开始卖小家电了。这都是典型的去品牌做渠道的思路,以前你知道凡客是卖服装鞋帽的,以后,你恐怕就不知道凡客是卖什么的了,也许什么都卖。

做渠道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充分利用流量大肆倾销产品,这样可以带来销售数据的显著提升,这也是之前我说的平台化电商的重要优势,就是不断的开辟新的品类。而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凡客会丧失自己垂直品牌的优势,之前常年积累的服装类品牌优势将会毁于一旦,然后,变成一个小的京东。

这种情况之前不是没有发生过,上一次凡客的大规模库存就是这么造成的,开卖了很多杂七杂八的饰品、菜刀、水壶之类,挤压的一塌糊涂,用各种搭售方式玩命的卖,现在应该好很多了,其实事实已经证明了,凡客品牌延伸是没戏的,踏实做服装鞋帽才是靠谱的,也是之前N亿广告费所打造的,可为什么要轻易放弃呢?

放弃的原因也比较简单,渠道的优势就是可以引入第三方和帐期支付的方式,这样等于给自己带来了新的现金流,在没有办法继续融资的情况下,这种渠道压款的形式,是最好的现金奶牛,等于用经销商的钱,去做自己的公司。如果转型成功什么的,也许还能做个B2C的平台梦。一切说白了,就是融资难,流量贵,挖潜增效去品牌,孤注一掷,拼死一搏,没准逃出生天。

从品牌角度讲,这是自取灭亡,从运营角度讲,这是死地后生,从现实角度讲,我完全不看好。因为大家来凡客是买衣服的,不是电饭锅,如果我买了电饭锅,是不是会比京东更快更便宜呢?不好说。我买了件衣服,然后搭了一个电饭锅,运输速度会快还是慢呢?消费体验有没有保障呢?用户一旦有了疑虑,他的行为就比较简单了,那就是不买了。

稍微靠谱一点的折中建议就是,继续做服装渠道倾销没有什么不好,反正李宁们大把的库存,其他品牌听说还有标牌价0.5折的,如果最终做成了最大的尾货市场,也是蛮不错的,毕竟,凡客之前就是一个便宜的衣服品牌罢了。所以还是千万不要做3C了。

当然,如果做了渠道,就更难上市了,因为有个唯品会了。

分类: 8门派江湖 标签: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