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8门派江湖’ 分类的存档

微信之父张小龙:手机时代的地球观察者

2014年1月13日 没有评论

2014-01-12 曹国钧

欢迎加入我们的中国商学院500大群互联网+系列1000大群、“运动类500大群”、“中国CIO联盟类1000大群”、“北中长清复交EMBA1000读书群”等,根据自己关注重点,积极联系我并加入我的微信号:caoguojun455586,你会得到更为精彩的群及内容。另外,也可以加入我的微信公共账号:caoguojun888,或者扫描公共账号二维码:

来源:经济参考报    记者 周劼人 贺大为 叶前 

他对“极简”的狂热和对人性的洞察改变了手机时代数亿中国人的沟通方式,但在公众眼中,他却是一个“谜”,人们更熟悉的是他创造的“微信”上那个不同寻常的开机画面———一个面对蓝色星球的孤独背影。

冬日的下午,记者在位于广州T?IT创意文化园的腾讯广州研发中心里,见到了传说中的“微信之父”张小龙。

牛仔裤、休闲鞋、套头毛衣和衬衫,还披着件米黄色的夹克,面前的张小龙脸色黝黑,不苟言笑,但声调和蔼。

“微信开机页面上的地球和人,究竟想表现什么?”记者问。

“你觉得呢?”张小龙果然如传闻中那样,喜欢把问题抛回给提问者。

关于那个庞大蓝色星球和渺小身影的画面,通常的答案是“表达了人类孤独的内心”,而微信走红的原因,也被解读为满足了人们交流与沟通的心灵渴求。但张小龙喜欢的却是一条用户提供的答案———“为什么这个人会站在地球之外?”

或许,这在某种意义上暗合了他的形象:总是默默站在热闹喧杂的人群之外,静静观察大千世界的纷繁复杂,用近乎偏执的专注抽丝剥茧,找出事物的本质,再用看似最简单的方法解决问题。

事实上,身为“腾讯高级副总裁”的张小龙,给下属们留下最深印象的事,是刚开始做微信时,他每天要花费68小时,亲自上网逐条浏览用户关于产品使用的帖子。有人建议他可以请下属代劳,再翻看汇报。但他拒绝使用“二手货”,因为从被别人提炼过的内容中,无法体悟出用户细腻的使用感受,无法看到每个用户生活场景背后蕴含着的广泛需求,更无法洞见内中隐喻的时代潮流。

这种观察与思考,已成为张小龙和他的微信团队持之以恒的习惯,对用户的感觉在日复一日中逐渐形成。“都说乔布斯‘有感觉’,‘感觉’并非凭空而来。”他的同事说。

张小龙的“感觉”,常常被人总结为“化繁为简”,这也几乎成为了低调的他在互联网上的标签式话语。而他也确实常常提醒团队,“虽然要满足用户复杂的需求,但大部分新功能是可以砍掉的。”事实上,没有哪一个用户会热衷使用一个界面和操作都无比繁杂的产品。

“极简才能不被超越。”张小龙在很多公开场合都会拿微信的“摇一摇”功能做例子———用户同时晃动手机,“咔嚓”一响,就可彼此添加为好友,再不必输入长长的微信号。

更让张小龙得意的是,微信的“朋友圈”用简单的产品形态和功能,满足并覆盖了庞大人群的复杂社交需求。

如今,每天有上亿条信息在这里传递,上亿张图片在这里曝光;很多久未联系的朋友在这里通过“点赞”,宣布着重逢;更数不清有多少用户,每天睁眼后摸到手机的第一个动作就是点开微信朋友圈,看着彩色小圆转动后带来朋友们新鲜的动态。这无疑是对传统社交活动的颠覆。

“复杂的社交,要抽象为基础的脉络,做不到这一点,整个产品或功能就会异常复杂。”这是张小龙在朋友圈的设计中总结出的方法论。但也正如他所说,这种对“化繁为简”的执着,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至今也没有哪本书能做出系统的总结,往往只能依靠长久的积累与丰富的经验。”

在“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互联网界,张小龙带领的微信团队却在某些方面出奇的“慢”。

———“朋友圈”从提出想法到开始实施,耗时数月;

———从开始动工到最终上线,耗时半年。

“开工时我们选择用英文字母ABC来标注版本,可26个字母用完了,都还没有改出一版自己满意的,于是只能用阿拉伯数字接着标。”同事们对这一段“光辉岁月”记忆犹新。

和版本字母一并“名留微信史”的,还有后来被业界传为“小黑屋”的会议室。刚开始做微信时,张小龙和团队十几个成员就在一间几十平米的房间,同十几台计算机为伴,白天靠零食度日,夜晚叫外卖果腹……虽然下午时会议室常常阳光明媚,虽然大家心里都觉前途光明,但那种夜以继日、通宵达旦的生活状态,大概也只有“小黑屋”三个字可以道尽艰辛。

如今,在微信团队新搬入的T?IT创意园里,一块用黑色铁板铸成的M?ilestone(里程碑)立在张小龙所在的办公楼下,上面用寥寥数行清晰地记录着,微信从上线到用户数突破一亿,仅仅用了433天。在不缺乏奇迹的互联网界,这样的“战绩”还是被人看成“奇迹”,并引发了质疑。

有人说,微信的成功要归功于腾讯庞大的用户基础。这种颇具垄断色彩的批量导入,让腾讯在各种产品上几乎“战无不胜”。

但质疑者忽略的是,当年在腾讯内部发力移动互联网通讯产品的团队,不止微信一个,微信与手机Q?Q的竞争也显而易见。而当微信成功后,它所带来的也并非“寸草不生”的垄断式竞争,反而是公共账号构建的互联网生态,促进了传统产业新一轮的创新热潮。

成功后的张小龙更是“极端”地表达过:避免“打通”,需要打通,说明不是需求;避免“整合”,需要整合,说明都不行了;避免“导入”,需要导入,说明没生命力……因为“用户已经互联,让他们在足够简单的规则下自然反映出复杂的系统,效果就很好;只有没有利用好人际互联这个基础因素的产品,才需要去做运营”。

还有人质疑说,微信再成功也是一个抄袭的产品,内有米聊,外有T?alkbox,连《华尔街日报》在授予张小龙2012年创新人物时,也没有回避中国互联网的“山寨”问题。

这次,张小龙正面“接招”:“我不认为找一个国外的‘老祖宗’就是抄袭,同类的产品都有类似的主线,这正是人类知识传递的方式,难道我们要说所有的通讯工具都是贝尔发明的吗?”

他恰恰认为,能否用以前的知识做出满足当前需要的产品,能否在表面的类似中抓住本质的不同,这才是创新的能力。

事实上,把复杂的事情做简单,更像张小龙的本色演出。

他不喜欢别人喊他“张总”,“小龙”是上下内外一致的称呼。他也几乎从不给同事下什么“指示”,大家觉得他做事就像“喊了一声冲啊,然后自己扛着旗子一路冲在了最前面。”

记者给微信团队拍照时,张小龙略显局促地兀自站立,并且真诚地问摄影师“我的手放哪里”;而一群人则不待他安排,呼啦啦围过来,自发把他围在中央,轻松摆出各种Pose

他说话总在一个声调上。遇到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时,他的眼睛会放光,他的语速会加快,只是,声调、用语还是那么平实普通;而遇到自己不感兴趣的,即便对方口若悬河,张小龙也往往只说一个“嗯”。

好像很少有人当面问他成功的秘诀。但翻翻他的过往就有了答案: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产品还在坐冷板凳时,张小龙沉浸在用业余时间做F?oxm?ail的快乐中;加盟腾讯、接手Q?Q邮箱后,他坚持把产品做得简单、精细……有人感叹他“做了三次,就成功了三次”,但他其实始终在做一件事———坚持做喜欢做的,并从中获得快乐。

“业界的成功和内心的快乐,哪个对您更重要?”记者问。

“当然是内心的快乐。”张小龙不假思索,“现在的快乐不会超过当年做Foxmail写程序。”

深夜是张小龙工作的黄金时间,也许此刻他正独自面对屏幕,细细感受千里之外的用户。如此的场景,倒真是有些像微信开机页面中,那个意味深长的“地球观察者”……

分类: 8门派江湖 标签:

张小龙最新六评微信:最担心自己建设太慢

2014年1月12日 没有评论

2014-01-08 金错刀

文/金错刀(微信公众号ijincuodao)

最近,张小龙接受了一个很喜大普奔的采访,新华社采访,中国梦专题。但话题围绕微信,围绕产品展开,张小龙回答的很直接和犀利。对于“微信创业与创新”这个2014年最大一个风口的猪,张小龙的这三句话不得不看:

1、如何化繁为简?张小龙常用的方法就是分类,很多产品都包含了数百上千项功能,如何在手机如此小的屏幕内让用户便捷地找到这些功能,就是分类所要起的作用。另外,究竟是靠产品本身驱动用户还是靠运营手段去拉动用户?太多人把精力放在后面这个方向了,做个产品马上就通过运营或者营销的方法把用户拉动起来,而我更希望先把产品本身做好,让用户自己驱动用户。

2、微信启动的是点对点的革命,对传统企业是个利好。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客户,他们需要一种通讯或者连接的能力,与其消费者关联起来,这种关联在以前也可以通过很多方式建立,比如短信、电话,但体验并不好。而微信提供了一种我认为是体验更好、内容更丰富、交互更多样化的方式。目前这个平台非常开放,我们欢迎所有的企业接入进来。

3、微信将成为个人或机构的第一ID。电话号码曾经是一个身份证之外的个人ID,也曾经是运营商最大的资源所在。但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个ID可以解决生活中越来越多想不到的问题。比如以前你有一个餐馆的电话,你只会在需要的时候打电话过去,功能单一,同样的场景转移到微信中后,餐馆和个人可以在公众号里进行交互,虽然不再需要打电话,但沟通的行为比电话更为丰富。这是新的生活方式、新的潮流。

让用户自己驱动用户,是互联网思维的第一抓手,你能发动它吗?

===张小龙的分割线:

口述:张小龙 来源:新华社

一、微信如何化繁为简——“把复杂的需求抽象为最基础的脉络,让用户自己驱动用户”

化繁为简背后有一整套方法,大部分要靠产品人的经验,也有一些方法可以总结出来,比如分类。很多产品都包含了数百上千项功能,如何在手机如此小的屏幕内让用户便捷地找到这些功能,就是分类所要起的作用。

比方说,微信“朋友圈”涵盖了社交这个复杂的主题,囊括了大部分中国人网络社交的活动,用户活跃度也很高,每天都有上亿张照片上传,几亿次评论产生……但其使用仍然非常简单。这就需要把复杂的需求抽象为最基础的脉络,把这个技术脉络用一种用户觉得很自然的、可接受的行为表达出来。如果做不到这一步,就会导致产品或功能变得很复杂。

究竟是靠产品本身驱动用户还是靠运营手段去拉动用户?太多人把精力放在后面这个方向了,做个产品马上就通过运营或者营销的方法把用户拉动起来,而我更希望先把产品本身做好,让用户自己驱动用户。

在传统产业上,做出一个产品后必须通过广告让用户感知到它,但互联网本身已让用户互联,每个人都需要在互联网上跟朋友交互。因此大部分互联网产品,可以利用人与人互联的因素,让用户产生连锁反应,甚至是病毒式、蔓延式的反应,这会比花几个亿去打广告得到更好的效果。

二、微信是竞争的产品——“只有竞争才能产生更好的产品,欢迎所有的企业接入进来”

有人认为借助垄断资源或营销资源可以做得更好,这在特定环境里确实如此。但互联网是公开透明、竞争充分的,哪怕一个很小规模的产品,都要创造最好的用户体验才能被接受。如果用户体验本身做不好,即使短期依靠拉动带来用户,一旦出现更好体验的产品,用户照样会逃离。

事实上,腾讯也在和许多产品竞争,比如QQ与MSN。微信是竞争的产品,也许大家只看到微信有强大的资源配合,但并不了解微信本身就是跟QQ竞争出现的产物,只不过这是一种内部的竞争。

如果微信不在腾讯而在其他公司,这种竞争依然存在。只有竞争才能产生更好的产品。

QQ和微信本质上都是IM通讯工具,面对的目标用户群也很类似。但两个产品的立足点有所不同:QQ是PC互联网时代的产品,而微信是从手机端原生出的新产品。

在PC时代,QQ解决了每个人都可以通过PC联网和他人通讯的诉求;在移动时代,这种诉求已经扩大化了,对话的场景也改变了。比如,以前两个人都要打开电脑都在线上,才能发生对话;聊完QQ后大家也通常要说再见,输入两个“8”来表示;但现在手机是每个人每天都带在身上的东西,让人可以随时随地给朋友发信息,朋友也可以随时回复消息,不存在聊完的概念。这是一种交流方式的变化。

三、微信生态:开放还是垄断?

微信公众平台开放接口,让任何第三方都可接入进来,这是我们最大的开放点。

以前的通讯是覆盖到人与人,我们希望这种通讯能力也可以覆盖到企业。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客户,他们需要一种通讯或者连接的能力,与其消费者关联起来,这种关联在以前也可以通过很多方式建立,比如短信、电话,但体验并不好。而微信提供了一种我认为是体验更好、内容更丰富、交互更多样化的方式。目前这个平台非常开放,我们欢迎所有的企业接入进来。

四、微信开启新的生活方式——“我没有对微信本身的危机感,担心的是自己建设得太慢”

如果说原先微信满足了通讯这个基本诉求,那么比通讯更底层的就是一个人的账号或者说“ID”。就如同人在现实社会中有一张身份证,微信的ID可以标识个体,这个标识既可以通讯,也可以做其他很多事情。微信可以取代你的钱包。比如ID和银行卡关联后可以做支付。支付的本质是ID的表现,所以基于ID做支付是非常自然的过程,也是让其他支付有很大竞争压力的原因。

电话号码曾经是一个身份证之外的个人ID,也曾经是运营商最大的资源所在。但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个ID可以解决生活中越来越多想不到的问题。比如以前你有一个餐馆的电话,你只会在需要的时候打电话过去,功能单一,同样的场景转移到微信中后,餐馆和个人可以在公众号里进行交互,虽然不再需要打电话,但沟通的行为比电话更为丰富。这是新的生活方式、新的潮流。

所以,微信肯定会涵盖越来越多层面,当然这不会是一种松散的、杂乱的产品功能聚合。我们不允许微信变成一个大杂烩、一个怪物。

说老实话,我没有对微信本身的危机感,因为它还在高速发展中,发展道路看不到尽头。我们担心的是自己建设得太慢了。

当然,总有新的产品会从你意想不到的角度满足用户的需求,成为颠覆式的产品,这方面是有危机的,但很难预料。

五、微信不是C2C——“仿造别人产品的简单拷贝,是很难做成功的”

有人把中国产品定义为C2C,我不赞同。任何一个功能或产品都可以找到类似的祖先,这正是人类知识传递的方式,创新也是基于以前的东西做出来的。如何把以前的知识或前人的积累,恰当地应用到当前的社会环境中,做出满足当前需要的产品,这才是一种创新的能力。

微信的支付、社交,以前都有类似的产品,但如何在微信上找到最适合的形态,这非常困难,反映了做产品的功力。也只有真正做产品的人才知道需要付出多少辛苦,才能做到这一点。比如朋友圈的社交,看上去和facebook、instagram很类似,但朋友圈定义的“私密社交”却是其他产品从来没做过的。这让用户很有安全感。所以很多产品表面看起来很类似,但本质上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真正的C2C,那种仿造别人产品的简单拷贝,是很难做成功的。

六、让海外接受微信——“中国移动互联网是比较领先的,美国人仍热衷于发短信”

目前我们在海外有超过一亿的用户,但在海外的发展不像国内那么容易。

我们的目标是海外的一些国家和地区能够有大部分人在使用微信,这也是腾讯产品走向国际的好机会,在之前我们几乎没有看到这样的机会。而这样的机会我认为会出现在新的互联网时代,也就是目前的移动互联网时代。

从我们的了解来看,中国的移动互联网是比较领先的。我们有巨大的人口基数,大量人口又聚居在大城市,智能手机的普及程度甚至比美国都高,这使得基于智能手机的应用能够迅速铺开。美国的移动互联网发展有些落后于中国,比如美国还没有一个类似微信的软件,美国人现在仍热衷于发短信,所以我相信有巨大的机会在等着我们。

海外市场最大挑战:一是环境的不同,二是社交偏好不太一样。比方说,我们会动不动就拉一大群人进来聊天,这种普遍的需求西方人还没有。此外,让西方国家接受一个中国产品,有一定文化上的壁垒。但这些挑战很有意思,也并不是不可克服的,这也是我们需要继续努力的原因。

(欢迎对今天文章的干货指数打分,很干货回复gan,不干货回复fcuk。昨天的《张朝阳与搜狐视频的那些坑:产品经理之伤》干货指数还不错,gan指数6星,fcuk指数2星。你的投票决定我的选择,请继续投票)


刀客送福利:欢迎是创始人的转发这篇文章,并回复“参与感”三个字,有机会加入绝对干货的“创始人干货深水群”

【最后几个名额】迄今为止,唯一走进小米深入学习的机会。2014年2月21、22、23日三天,【史上“最尖叫的秘密”考察之旅:走进小米】

黎万强、小米四大高管、金错刀,小米首次开放实地考察,小米方法论首度公开:

1、现场考察体验小米公司,最尖叫的产品是如何生产的,百亿美金公司是如何运作的。

2、新营销第一旗手、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首次案例研讨式超级分享。

3、小米四大高管干货讲授,涉及小米最尖叫的四大板块:MIUI的秘密、小米式产品尖叫的秘密、小米式营销的秘密、小米式客服的秘密。

4、互联网创新教练、微创新研究中心创始人金错刀讲授小米的一级内幕和方法论。

从0到100亿美元,小米只花了3年时间。这是互联网的玩法,新的游戏规则!

互联网时代,老板的思维要变了!

是时候,毁掉旧三观,建设新三观了!

你的企业:商业模式要重塑,品牌要重塑,打法要重塑。

分类: 8门派江湖 标签:

创新工场汪华:移动互联网的5大创业机会

2013年12月29日 没有评论

 干货推荐,由小编根据汪华在今天移动开发者大会上的的讲话整理而成,包括国内移动互联网的变革趋势、在巨头卡位情况下新进入者的创业机会寻求,以及未来最好的5个创业新机遇是什么。

  国内移动互联网真正的变革明年开始

  移动互联网发展到现在,还没有做的同学都在想“现在进入是不是太晚了”,而已经进入的同学都在想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其实我认为国内移动互联网真正的变革还没有开始,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真正的变革可能要到明年才会开始。我们正在站在巨大变革的门口。

  从量的角度来看,移动互联网现在有5亿用户,但移动互联网行业占经济的比重却还很小。甚至是互联网在很多行业都没有触及,即使在做的比较好的领域如电商、旅游等也只有传统行业的10%左右,其实都是很小的数字。

  但是在我看来,移动互联网所产生的作用应该要比互联网还大。因为它更能融入我们的生活。在我的概念中,接下来的五年到十年,移动互联网会控制到国民经济的50%甚至更多。

  再从质的角度来讲,在移动互联网向所有领域蔓延的过程当中,都会影响到这些行业的决策和发展,甚至改变整个行业的生态环境和做事方法。

  而我们现在就站在真正变革的门口,开发者不仅仅是移动的开发者,更会跳到实体经济的各行各业中,成为推动者。

  今天的移动互联网,巨头卡位,新进入者机会在哪?

  纵观今年的移动互联网行业,可以看到,在平台方面,巨头纷纷卡位,每家都在大手笔收购创业公司,争抢流量入口、社交平台和基础设施等。

  这样一来,大家会觉得移动互联网太挤了,不管想要做什么都有人在做。但这样的问题在我看来不是问题,在做互联网时,也有这样的情景,新进入者想要做的,门户网站都在做。但你看最近和上市有关的公司,兰亭集势、58同城、去哪儿、汽车之家等,都是那个时候做的。

  巨头把平台做好了,往好的方向讲,是真正能推动移动互联网创业者向深水区走的。表面来看,平台型公司占据了很多入口,但这也意味着,他们做好了基础设施,教育好了市场,前路打通,反而更适合创业者安安静静做些事情。

  接下来的两三年,新进入者可以看好的几个机会:

  1、垂直社区和垂直工具

  这个领域还可以分为垂直人群和细分需求两个方面,前者比如儿童、老人、同性恋等这样的细分人群。

  做好这些方面,第一个要点要跳到里面去,你要真正了解这些人的需求;

  第二点是要做出真正符合需求的东西;

  第三点是要玩的转现在的移动互联网体系。

  2、O2O的机会

  这种随时随地、高性价比、快速到达的服务,也是移动互联网现在最大的机会。

  具体实施的方向可以分为平台模式和B2C模式。

  平台模式意味着你可以通过软件和平台进行相应的规范,并对接到大的流量平台上去,把个人服务业和消费者直接打通,现在还有很多“小而美”的东西可以做。

  B2C要做的事情会多一些,要自己集中很多东西卖给客户,但获得的毛利也相对会多一些。

  3、企业应用,尤其是中小企业的应用

  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针对企业的应用需要“易操作+低成本+轻销售+云服务” 。首先移动设备和网络现在很便宜,其次这些设备和网络使用起来非常简单,降低了门槛和培训成本,这些都可以将中小企业服务变成一块非常非常大的市场。

  4、软硬件结合

  这个领域已经非常火热了。我的建议是这块要么做“小而美”,要么做“大而巧”,小而美的毛利比较高,大而巧意味着已经有了一个非常成熟的市场,做软硬结合市场,赚钱是硬道理。

  具体实施过程中,要注意这几点:

  1.虽然做软硬件结合,但硬件才是基础,而且非常难做,你的硬件团队要非常强大;

  2.最好不要当铁人,你做好一项就行了,不要试图做好三项,剩下的两项要么就不去追求,要么就调用身边的一切资源;

  3.你的创新还要体现在软件上。像雷军这样的,都是在利用现有已经成熟的硬件技术,在软件上做自己的创新。

  4.最后一点,千万不要被自己忽悠了,就是硬件一定要挣钱。不要以为自己走硬件赔钱,软件和服务赚钱的路子就行,硬件赔起钱来是个无底洞。

  5、移动娱乐:下一代手机游戏和随时随地的精神满足

  要跳到深水区里面,就要面临着互联网和传统行业的相结合,要么是互联网的人去做传统行业,要么是传统行业的人触电互联网。我更看好互联网人把传统行业的事情做成了,不过这里面有个问题就是:以前做互联网的人,经常做的事情太轻了,每天躲在屋子里写代码就行。但要真正加入到互联网的深水区,这么轻是不行的,你要跳进去,跳到那个行业当中,先忘记自己是做互联网的,搞清楚这个盒子怎么回事,再跳出来,看这个盒子是什么样子。

分类: 8门派江湖 标签:

工作就是这么简单,去哪儿网CTO吴永强

2013年12月29日 没有评论

早在2007年,吴永强就加入了去哪儿网,全面负责公司的技术管理工作。他将在本文中分享在去哪儿网的难忘经历和技术感悟。

吴永强在大学期间主修物理专业,毕业后改做计算机相关工作,安全、平台开发等都涉及过,最长的职业经历是在雅虎中国工作的那五年,主管运维工作。作为雅虎中国的第一位运维工程师,吴永强经历了运维规模从一两千台服务器到五六千台的发展,运维方式也从靠人工夜以继日地工作到标准化、自动化部署的转变。

去哪儿网CTO吴永强

去哪儿网CTO吴永强

《程序员》:你个人在雅虎的作用或者贡献是怎样的?

吴永强:在这样的大公司里,谈贡献有点奢侈,对我来说学习的成分更多些。雅虎的经历给我一些很好的启发:第一,技术一定要和自身业务是匹配的,不管什么先进的技术,关键是要帮得上你的业务;第二,技术的选择一定要跟公司和员工的阶段匹配。这段经历让我变得非常务实。

2007年,吴永强加入初创的去哪儿网,全面负责管理该网站的技术工作。刚进入去哪儿网,他遇到了诸多问题。“首先是成本,当时我记得很清楚,买一台服务器要考虑很久,机房和带宽的成本也需要考虑;其次部署速度慢,不能满足业务的需求,”吴永强谈到在资金压力下,开展业务面临很多困难,“而且互联网初创企业增长根本没有计划性,功能扩展很快。”从老板开始大家都很着急,想把业务快点儿做起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对吴永强提出了很大的挑战。

《程序员》:来到去哪儿网时,你对它整个技术的看法是什么?你是怎样做的?

吴永强:那时去哪儿网的规模非常小,产品还是一个雏形。我来了之后先看看这个团队每天在干什么,一个礼拜之后我就明白它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了。当时它最大的问题是在两个部分,一个是稳定,另一个是性能。

稳定性是个结构的问题,这也涉及到去哪儿网的业务。去哪儿网的业务天然地要求使用AJAX,所以并发量很高。其他网站十万访问量也许用两台机器就够用了,而我们需要更多还搞不定。所以用传统思维去考虑这个问题,显然是不合适的。当时的系统老撑不住,导致性能也一直不好。我看到工程师们每天不停地重启,不停地加日志研究哪里慢了,精力被消耗在处理这些问题上面。

所以我当时最核心的就是做了几样事情,第一件事就是更换系统。以前的分布式结构有延时,会造成很多问题,所以我们换成了memcached。这时系统稳定性稍微好一点了。然而每一线程生命太长,也会导致系统压力过大,于是我们将结构稍微拆解一下,将获得报价的进程换成一个受控的进程池,最多是十个限制。虽然有0.01%的请求因限制进程而获得不了数据,但由此换取的最大好处是系统获得了稳定性。

解决了上下关心的稳定性和性能问题,吴永强开始着手开发新的特性,以支持新的业务。然而新的问题出现了,他手下的工程师都是做Java的,对于Web应用不敏感。他举了内存管理的例子:“那时Java工程师非常喜欢在内存里保持Cache,而且都是无界的。这时我就要每一个工程师都要会计算内存的分配,要对内存、线程和CPU这些完全掌控。”如此一来,整个开发进入了一个比较正确的轨道。2007年底,去哪儿网的用户量开始飙升。

《程序员》:去哪儿网的用户量增长后,有新问题产生吗?

吴永强:以前用Apache+Tomcat的后端可能行不通了,但基本的结构已经确定,更多的是在这些结构上作调整。我开始涉及作为技术管理者的角色。在管理中,我尽量给工程师一个比较能发挥的环境。但有时,也不被工程师理解,迫使我建立能够比较容易展开工作的环境。

经过多年的互联网从业经历,吴永强有着自己的心得。他认为互联网发展,对核心工程师的要求越来越高,不太可能像以前一样,软件工程师只管写代码。他们要负责一个产品的话,要先理解需求、从开发入手,掌握开发效率,懂得如何做项目,部署整体结构,关注系统如何监控,保证可用性和性能。“在去哪儿网的工程师,至少在这些地方是比较强的,比如整个系统对异常的监控等就做得非常好,一有风吹草动,我们很快就能知道”,吴永强说。

《程序员》:你如何总结CTO角色?

吴永强:我觉得很大一项工作是如何协调产品和技术的关系。产品和技术永远是一对矛盾,因为一个创造需求,一个实施需求。这两个部门有自己天生的倾向,业务部门更倾向于多变,特别是互联网公司;技术则要求稳定,抵抗变化,这是技术本身的要求。我总结两者应该是保持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合作是为了业务服务的,竞争是说谁对这个业务的贡献大。

我在“去哪儿网”强调节奏比什么都重要,做开发一定要有自己的循环,就像计算机一样,总得有晶振来保持频率,周边的系统才能围着这个频率转。通常互联网公司都是以产品开发为核心,这就要求技术部门有一个固定的频率接受需求,发布产品。其他部门也就能明确自己的需求什么时候能被采纳。这样公司才能够变得比较有序,这种方法在“去哪儿网”实施后,效果非常好。

《程序员》:您对负责系统方面技术管理的同行有何种建议?

吴永强:对系统我基本上不赞成重构系统。当然这个与重构代码是不一样的。对于新生公司的工程师来说,往往公司很多初始的系统是他一个人写的。但当整个业务、产品和团队规模大了以后,必然就会有一个移交的过程。这时工程师最擅长、最愿意做的事就是看人家代码时,觉得写得真烂,需要重写一下。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工程师,都会这么做,这无可厚非。系统架构会因为业务发展逐渐变得不太合适,所以大家停下来重构系统

但去哪儿网基本不会这么做,我们的做法是,按周期发布产品,每一版发布里都有对原来的改进,一年之后,会发现系统相当于重写过了。这样是最容易控制的,而且不影响业务发展的速度。

这其中有两个含义。其一,推倒重来是非常影响业务的,最好不要这样做。Myspace后来一蹶不振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这样的故事。互联网业务进展靠的是不断的改进换取的。其二,要选择风险最小化的做法。一个有年头的系统,有非常多的业务在里面,如果要做一次重构,投入的资源会非常多,风险也会很大。

《程序员》:你对去哪儿网网站技术的发展有什么样的展望?

吴永强:去哪儿网属于垂直领域,但我们既有全网搜索技术,又有垂直实时搜索;我们需要做UGC系统,还有问答博客的系统;此外,支柱性的系统包括给机票供应商的系统或是酒店供应商的系统。这些系统间的技术跨度是比较大的。去哪儿网有限的这些人要支持各种不同结构的系统,对我们的挑战非常大,此其一。其二是我觉得在旅游行业做的80%的工作都是信息处理。我们现在能够搜集到非常多的数据,包括酒店预订、飞机火车票等,而如何将这些数据进行处理整合,为用户所使用,目前没有太多人去做,但我觉得这将是未来的发展。

被问到事情做成了是否感到一种成就感时,吴永强说,“成就感就是一瞬间的,绝大多数是压力,我觉得创业公司肯定是这样的,可能一年有360天有压力,只有5天是很有成就感的,工作就是这么简单。”

分类: 8门派江湖 标签:

盘点2013颠覆的力量:硬件创新重归主流

2013年12月29日 没有评论

编者按:时光荏苒,2013正与我们渐行渐远;风云变幻,科技领域仍在不断向前。总需要一个时刻,我们应该停下来,看看曾经的日子。年关也许是最好的选择,所以我们在这个时刻启动“2013科技年度风云榜”评选,并且诚挚邀请您参与投票。让我们一起回望来路,坚定前行。

  新浪科技 张楠

  自攒机时代离我们远去后,2013年,硬件再次回归主流。

  手机、电视、路由器、电视盒、手环、随身Wifi,硬件的创新从未如2013年如此纷繁。但是这一波创新浪(82.643.424.32%)潮从传统IT企业转向互联网公司,而这其中也正蕴藏着颠覆的力量。

  互联网入侵电视

  5月7日,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在北京万事达中心在上千观众面前,正式宣布推出乐视超级电视。乐视成为首家正式推出自有品牌电视的互联网公司。

  乐视超级电视60寸的旗舰型产品X60售价仅为6999元,这比当时60寸主流机型的价格便宜近一半。而与传统电视厂商不同,乐视电视不通过苏宁、国美等传统渠道商销售,仅通过官方网络商城售卖。

  在贾跃亭看来,乐视超级电视拥有四重盈利模式,即硬件收入、付费内容收入、广告收入、应用分成收入。这使得乐视TV不再依赖硬件盈利,所以超级电视在定价上更加灵活。

  随后小米、爱奇艺、阿里巴巴等公司迅速跟进,陆续发布自家产品,互联网公司做电视成为主流玩法。由于互联网公司掌控节目内容,在软件设计上更加出色,互联网公司做电视正在一点点颠覆传统电视厂商市场。

  互联网公司的介入,逼迫主流电视厂商快速降价,2013年成为电视降价最迅猛的一年。以三星55寸热销机型UA55F为例,京东的价格信息显示,就在三个月前的10月1日售价还高达12000元,到12月30日就降价到7999元。传统电视厂商的利润空间正在被快速挤压。

  路由器大战揭幕

  开张半年就获得千万美元融资,让极路由创始人王楚云兴奋不已,这是除小米公司之外,国内硬件公司获得的最大一笔融资。

  之所以获得投资人的青睐,是因为他的智能路由器。王楚云把路由器复杂、老旧的设置界面,改造成简单直观的设置向导,并且在路由器上构筑了一套智能操作系统,让用户可以像安装APP一样为路由器增添各种功能。

  极路由的创新,刺激了互联网巨头们纷纷入场,小米、百度(173.776.493.88%)、360、盛大均宣布了自己的路由器计划。一时间,路由器成为互联网巨头们争锋的战场。

  在互联网巨头的产品中,360随身Wifi最引人瞩目。这个原本诞生于360手机助手团队“替代数据线,实现最后一米连接”的小想法,变成一个受人瞩目的大生意。

  在360董事长周鸿祎的亲自主持下,360随身Wifi从数十个功能点中挑选出“插入一台已上网的台式机或笔记本,手机、平板电脑等立即免费上网”这个硬需求实现。仅仅发布5个月时间,360随身Wifi销量就突破500万台。百度、小米也立即效仿。

  “智能路由器是个全新的领域,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刚刚开始,各家都有各自的优势和特长,拼的就是谁能拿出更好的服务给用户。”用王楚云的话说,2014年或将成为“智能路由器元年”。

  拷问硬件盈利模式

  正如其他领域一样,创新硬件的快速增长,也不可避免的伴随着泡沫,手环领域也许将成为最先破灭的硬件泡沫。

  2013年,打着健康记录、运动计步、睡眠监测招牌的各类智能手环、手表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快速生长,咕咚手环、土曼科技、果壳电子、幻响神州..。.然而这真的是用户的刚性需求吗?

  周鸿祎给这类公司浇了一盆冷水,他试用了市面上各种各样的智能手表、手环后吐槽说:“实话实说我看不出它们有什么用。一方面是屏幕特别小,很难操作,另一方面,智能手表就是一个蓝牙外设,什么都不能干,拥有大屏幕的手机比任何智能手表干得都要好。我完全想不出来用户对智能手表有什么刚性需求,装13除外。”

  在他看来,硬件正在朝着零利润方向发展。“达到硬件免费需要一个过程,在中国更是如此。但硬件价格降低,向零利润方向发展,已经成为趋势。”周鸿祎认为,虽然移动终端的利润趋近于零,但通过内置的各种增值服务,同样可以建立起互联网化的商业模式。

通过各类增值服务赚钱,这是不仅仅是周鸿祎所想,更是乐视的贾跃亭、小米的雷军、极路由的王楚云所想,但是目前还没有任何清晰的模式产生,真正实现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硬件产品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需要时间积累。对创业公司来说,做好产品、品牌和营销以及服务平台(即所谓生态系统)最为重要。有了品牌、用户沉淀后,在服务盈利上多下功夫,到时候船到桥头自然直。”一位硬件创业者如是说。

分类: 8门派江湖 标签: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